返回

放肆青春王东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放肆青春王东

二路:三连二排由指导员带领,在一路之左,与一路并肩强攻主峰。两路在攻占主峰后,进攻二十五号。兴奋地、迅速地,每个人都换上整洁的制服,胸前佩带上所有的奖章、纪念章;战士章福襄换上一冬没肯穿的新棉衣,布面上发着柔美的光泽。兴奋地、迅速地,每个人都换上整洁的制服,胸前佩带上所有的奖章、纪念章;战士章福襄换上一冬没肯穿的新棉衣,布面上发着柔美的光泽。��我在志愿军某军住了五个来月,访问了不少位强攻与坚守“老秃山”的英雄,阅读了不少有关的文件。我决定写一部小说。我在志愿军某军住了五个来月,访问了不少位强攻与坚守“老秃山”的英雄,阅读了不少有关的文件。我决定写一部小说。当他打游击战的时候,他曾改扮成乡下人,独自闯进住满了敌兵的小城,和敌兵擦着肩膀走来走去。凭他的身量,他的眼神,谁肯相信他的乔装改扮呢?他自己恐怕也不大相信,所以一手揣在小褂的襟里,手指勾着枪。谁敢过来抓他,谁就先吃一枪弹!他大胆、单纯、快活,象作游戏似的担任着艰险的任务。可是,那是好久好久以前的事了。现在,他是团长,掌握着一盘新的作战机器,不许出一点障碍!不是吗,在一切都已准备停妥,军长还亲自问他:能打不能打吗?

当他打游击战的时候,他曾改扮成乡下人,独自闯进住满了敌兵的小城,和敌兵擦着肩膀走来走去。凭他的身量,他的眼神,谁肯相信他的乔装改扮呢?他自己恐怕也不大相信,所以一手揣在小褂的襟里,手指勾着枪。谁敢过来抓他,谁就先吃一枪弹!他大胆、单纯、快活,象作游戏似的担任着艰险的任务。可是,那是好久好久以前的事了。现在,他是团长,掌握着一盘新的作战机器,不许出一点障碍!不是吗,在一切都已准备停妥,军长还亲自问他:能打不能打吗?敌人下来一个排,从壕沟里外分路来扑。我们的两挺机枪分头迎击。敌人不肯死战,拨头就往回跑。副连长决定:“追!紧追!跟敌人一齐上山!”敌人下来一个排,从壕沟里外分路来扑。我们的两挺机枪分头迎击。敌人不肯死战,拨头就往回跑。副连长决定:“追!紧追!跟敌人一齐上山!”地堡群的火力稍弱了一些。黎连长下令:攻上主峰!地堡群的火力稍弱了一些。黎连长下令:攻上主峰!“给我!给我!我在一个钟头内全记下来,连长可以考问我!”“给我!给我!我在一个钟头内全记下来,连长可以考问我!”

“什么节目?”“什么节目?”看见营长点头,老大娘又笑了笑,而后看了看自己的脚。她穿着一双又宽又大的胶皮靴,是一位志愿军送给她的。这双大靴子看起来很可笑,可是在她的脚上也不怎么就带出一些特别的意义。这是战争期间,她无从选择,只好穿着所能得到的东西。那位志愿军也没法选择,只能送给她这点礼物。她有时候笑自己的靴子,可是刚笑完,她便严肃地注视着它们。到了事物没有选择的时候,人的欲望就超过了对物质的要求。穿什么也好,吃什么也好,最要紧的是怎么尽到自己的责任,打退敌人!看见营长点头,老大娘又笑了笑,而后看了看自己的脚。她穿着一双又宽又大的胶皮靴,是一位志愿军送给她的。这双大靴子看起来很可笑,可是在她的脚上也不怎么就带出一些特别的意义。这是战争期间,她无从选择,只好穿着所能得到的东西。那位志愿军也没法选择,只能送给她这点礼物。她有时候笑自己的靴子,可是刚笑完,她便严肃地注视着它们。到了事物没有选择的时候,人的欲望就超过了对物质的要求。穿什么也好,吃什么也好,最要紧的是怎么尽到自己的责任,打退敌人!.

另一个问题,还没能解决。他想:从战场上往下运伤员,怎么能又快又稳,不教伤员痛苦呢?一个担架要三个人抬,不经济。山陡,担架不灵便,伤员也不舒服。一个人背一个呢,既省人力,又快当。可是,光溜溜地背不行啊,背的费力,伤员也不好受。怎么办呢?另一个问题,还没能解决。他想:从战场上往下运伤员,怎么能又快又稳,不教伤员痛苦呢?一个担架要三个人抬,不经济。山陡,担架不灵便,伤员也不舒服。一个人背一个呢,既省人力,又快当。可是,光溜溜地背不行啊,背的费力,伤员也不好受。怎么办呢?但是,只要一开口,他就说对了地方。他有经验,有热情,而且肯用心思。“我说,搞运输不怕忙,就怕乱!一时一刻不能没有指挥,没有组织!有了伤亡,赶紧从新组织起来,不怕组织小,就怕乱七八糟!”还有,“过封锁线的时候,该快就快,该慢就慢,可千万别犹疑不定,拿不准主意!炮弹专打拿不定主意的家伙!”但是,只要一开口,他就说对了地方。他有经验,有热情,而且肯用心思。“我说,搞运输不怕忙,就怕乱!一时一刻不能没有指挥,没有组织!有了伤亡,赶紧从新组织起来,不怕组织小,就怕乱七八糟!”还有,“过封锁线的时候,该快就快,该慢就慢,可千万别犹疑不定,拿不准主意!炮弹专打拿不定主意的家伙!”��贺营长时常在夜间去侦查地形。他由我们的东边那只山脚上去——两旁既须多走路,又容易踩上地雷。由敌人的山肚子他摸到山胸。山胸上是铁丝网,有的地方七道,有的地方十一道;最宽的有四十多米。铁丝网好象变形的圣诞树,上边挂着许多东西——照明弹、炸弹、燃烧弹和汽油瓶,一碰就亮、就炸、就燃烧。营长轻轻地一直摸到铁丝网的跟前,大气不出地观测,摸清楚了地形,看清楚了所能看到的地堡等等。贺营长时常在夜间去侦查地形。他由我们的东边那只山脚上去——两旁既须多走路,又容易踩上地雷。由敌人的山肚子他摸到山胸。山胸上是铁丝网,有的地方七道,有的地方十一道;最宽的有四十多米。铁丝网好象变形的圣诞树,上边挂着许多东西——照明弹、炸弹、燃烧弹和汽油瓶,一碰就亮、就炸、就燃烧。营长轻轻地一直摸到铁丝网的跟前,大气不出地观测,摸清楚了地形,看清楚了所能看到的地堡等等。于是,红旗运动就和积极准备结合起来。于是,红旗运动就和积极准备结合起来。用不着白衣的“孤胆大娘”想象了,我们的几个炮群一齐射击,破坏“老秃山”上的铁丝网与工事。这是总攻的雄壮的“前奏曲”。用不着白衣的“孤胆大娘”想象了,我们的几个炮群一齐射击,破坏“老秃山”上的铁丝网与工事。这是总攻的雄壮的“前奏曲”。“对!你简直跟营长的心意一模一样!你去吧!”廖朝闻往营部走,一边走一边感激姚指导员。他年轻,往往随便说话。不幸,假若因他随便说的几句话而浇灭了连长学习的热情,那会多么误事!什么是同志与同志的关系?不是经常地互相勉励,一同进步,而不是彼此标榜,一同甘于保守么?“对!你简直跟营长的心意一模一样!你去吧!”廖朝闻往营部走,一边走一边感激姚指导员。他年轻,往往随便说话。不幸,假若因他随便说的几句话而浇灭了连长学习的热情,那会多么误事!什么是同志与同志的关系?不是经常地互相勉励,一同进步,而不是彼此标榜,一同甘于保守么?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首页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