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不懂带人你就自己干到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不懂带人你就自己干到死

“啊~~~~~~~~”是啊,早就猜到他们不会这样就放弃的,干嘛还要会这种事多费神呢?忽然之间,心情舒畅多了,我笑着拍了下她搭着我肩膀的手:“放心吧,我没事的。我早就不是十几年的我了,也不会再为这种事而哭泣了!好了,你乖乖复习吧,别忘了明天那门是你最烂的,小心别被当了,我要玩游戏去了!”是啊,早就猜到他们不会这样就放弃的,干嘛还要会这种事多费神呢?忽然之间,心情舒畅多了,我笑着拍了下她搭着我肩膀的手:“放心吧,我没事的。我早就不是十几年的我了,也不会再为这种事而哭泣了!好了,你乖乖复习吧,别忘了明天那门是你最烂的,小心别被当了,我要玩游戏去了!”睁开眼,我发现自己正坐在宫殿前的正厅,寐抱着耀恢坐在我的不远处,而傲飒则站在她的身边,两人不知道在谈论些什么,而此时,耀恢正以相当好奇的眼神不住的东看西看,可能是他一觉醒来发现到了个新地方觉得很奇怪吧。睁开眼,我发现自己正坐在宫殿前的正厅,寐抱着耀恢坐在我的不远处,而傲飒则站在她的身边,两人不知道在谈论些什么,而此时,耀恢正以相当好奇的眼神不住的东看西看,可能是他一觉醒来发现到了个新地方觉得很奇怪吧。“妈妈,我也会用‘冰天雪地’吗?”我转头向狐狸妈妈问道。“妈妈,我也会用‘冰天雪地’吗?”我转头向狐狸妈妈问道。隐隐约约“~~~~命~~~~”

隐隐约约“~~~~命~~~~”兴奋过后,我才注意到了被我挖得一塌糊涂的药田。真不敢相信这是我的杰作,实在是实在是太令人惭愧了。狐狸妈妈看到她精心照料地药田被我弄成这副惨不忍睹地样子,不知道会想什么耶!说不定她正在向冰雪女神报怨为什么给了她一个只会捣蛋的小狐狸。兴奋过后,我才注意到了被我挖得一塌糊涂的药田。真不敢相信这是我的杰作,实在是实在是太令人惭愧了。狐狸妈妈看到她精心照料地药田被我弄成这副惨不忍睹地样子,不知道会想什么耶!说不定她正在向冰雪女神报怨为什么给了她一个只会捣蛋的小狐狸。转头看看被打得有些痛的屁股,我越发对眼前的“怪物”感到好奇,甚至还“勇敢”的走向前两步,紧盯着它不放。转头看看被打得有些痛的屁股,我越发对眼前的“怪物”感到好奇,甚至还“勇敢”的走向前两步,紧盯着它不放。“那只狼一定逃到这里来了,你们看,这里的血迹还没被刷新掉呢。”听见洞外传来的男声,耀恢忽然停止了与我的玩耍,一溜烟的躲在傲飒的身后,身体还不停的瑟瑟发抖,似乎遇见了极为恐怖的事一样。“那只狼一定逃到这里来了,你们看,这里的血迹还没被刷新掉呢。”听见洞外传来的男声,耀恢忽然停止了与我的玩耍,一溜烟的躲在傲飒的身后,身体还不停的瑟瑟发抖,似乎遇见了极为恐怖的事一样。

“那不一样。”寐耐心地向我解释,“因为血统不同,雪狐族本身就具有受到上神祝福的妖族血统,就像我们上古神兽本身就具有神兽血统一样,所以修炼的基础是完全不同的。”“那不一样。”寐耐心地向我解释,“因为血统不同,雪狐族本身就具有受到上神祝福的妖族血统,就像我们上古神兽本身就具有神兽血统一样,所以修炼的基础是完全不同的。”我点点头:“阿姨,您知道真多!”她即然和我“父母”是同辈,那叫阿姨应该没错吧?我点点头:“阿姨,您知道真多!”她即然和我“父母”是同辈,那叫阿姨应该没错吧?.

鉴定术?不知道有没有用耶。想着我一个鉴定术向那棵被我摧残成破破烂烂的小花丢了过去。只见显示“被踩踏的紫荆花”。鉴定术?不知道有没有用耶。想着我一个鉴定术向那棵被我摧残成破破烂烂的小花丢了过去。只见显示“被踩踏的紫荆花”。“九尾?”我大吃一惊,转头去数自己的尾巴,“一,二,三八,九。”果然有九根耶,原来我不只是狐狸而且是只九尾狐啊!我又看了看狐狸妈妈,只有一根尾巴啊?“九尾?”我大吃一惊,转头去数自己的尾巴,“一,二,三八,九。”果然有九根耶,原来我不只是狐狸而且是只九尾狐啊!我又看了看狐狸妈妈,只有一根尾巴啊?职业:无职业:无于是,现在的我就舒舒服服地躺在寐为我准备的房间,软绵绵的床、软绵绵的枕头、香喷喷的卧室,当狐狸真是太幸福了!于是,现在的我就舒舒服服地躺在寐为我准备的房间,软绵绵的床、软绵绵的枕头、香喷喷的卧室,当狐狸真是太幸福了!我微微一叹:“回去做什么啊?”我微微一叹:“回去做什么啊?”“玩游戏?这几天应该是诺图的考试期吧?”“玩游戏?这几天应该是诺图的考试期吧?”晕,搞了半天,原来傲飒也是和我“父母”同辈的大叔啊。“那天劫又是什么?”晕,搞了半天,原来傲飒也是和我“父母”同辈的大叔啊。“那天劫又是什么?”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首页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