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跟赵先生一年多,天赐在文字上有了很大的进步,写得也怪秀气。爸的铺子的春联都由他写,伙计们向他伸大拇指,他怪害羞的挺得意。纪妈的男人也出来,跟着三个小孩。他有四十来的岁,高个子,麻子脸,不说话。三个小孩都蓬着头,穿着短袄,有两个裤缝里露着鸡鸡的。纪妈的男人也出来,跟着三个小孩。他有四十来的岁,高个子,麻子脸,不说话。三个小孩都蓬着头,穿着短袄,有两个裤缝里露着鸡鸡的。天赐不问了,可是把狗咬猪记得死死的,怎么也改不过口来。王老师出了汗,这要叫老太太听见,象什么话呢?!“先写字吧!”老师想出个主意来。天赐也觉得写字比念书有兴趣:笔,墨,红模子,多少有些可抓弄的,老师先教给拿笔,天赐卖了很大的力量,到底是整把儿攥合适。王老师也不管了:反正这不是个长事,给他个混吧,爱怎写怎写。天赐大把儿握笔,把墨都弄到笔上,笔肚象吃饱了的蜘蛛。然后,歪着头,用着力量,按着红道儿描;一顿一个大黑球,一顿又一个大黑球。描了几个字,墨已用干,于是把笔尖放在嘴里润一润,随着用手背抹了一下,嘴两边全长了胡子。又描了两个,墨色不那么黑了,有点不高兴,于是翻过纸来改为画小人,倒还有点意思。不喜欢谁就画谁,所以画妈妈。画了个很大的头,两个顶小顶小的脚。一边画一边想着“抱着小哭一场!”天赐不问了,可是把狗咬猪记得死死的,怎么也改不过口来。王老师出了汗,这要叫老太太听见,象什么话呢?!“先写字吧!”老师想出个主意来。天赐也觉得写字比念书有兴趣:笔,墨,红模子,多少有些可抓弄的,老师先教给拿笔,天赐卖了很大的力量,到底是整把儿攥合适。王老师也不管了:反正这不是个长事,给他个混吧,爱怎写怎写。天赐大把儿握笔,把墨都弄到笔上,笔肚象吃饱了的蜘蛛。然后,歪着头,用着力量,按着红道儿描;一顿一个大黑球,一顿又一个大黑球。描了几个字,墨已用干,于是把笔尖放在嘴里润一润,随着用手背抹了一下,嘴两边全长了胡子。又描了两个,墨色不那么黑了,有点不高兴,于是翻过纸来改为画小人,倒还有点意思。不喜欢谁就画谁,所以画妈妈。画了个很大的头,两个顶小顶小的脚。一边画一边想着“抱着小哭一场!”妈妈得到学校去问。为减少对于儿子的失望,妈妈希望这是学校当局的错误。她得去问。假若真是学校不对,她不能这么善罢甘休;她在云城有个名姓!妈妈得到学校去问。为减少对于儿子的失望,妈妈希望这是学校当局的错误。她得去问。假若真是学校不对,她不能这么善罢甘休;她在云城有个名姓!“要你!”

“要你!”“那倒行,我也怪渴的,烧羊肉太咸了!”“那倒行,我也怪渴的,烧羊肉太咸了!”��可惜王老师的科学知识太不高明,他说不上来火车到底是怎回事。他只会形容:“一串小铁屋子,屋子里有座儿;口闷一响,小铁屋子全你拉我,我拉你,一直跑下去。”形容也好,反正比《三字经》有意思。可惜王老师的科学知识太不高明,他说不上来火车到底是怎回事。他只会形容:“一串小铁屋子,屋子里有座儿;口闷一响,小铁屋子全你拉我,我拉你,一直跑下去。”形容也好,反正比《三字经》有意思。

这些,对天赐都没意义;下面的几句,他听明白了:“王老师,”妈妈的声调很委婉:“追他的书是正经,管教他更要紧。自管打他,不打成不了材料!”这些,对天赐都没意义;下面的几句,他听明白了:“王老师,”妈妈的声调很委婉:“追他的书是正经,管教他更要紧。自管打他,不打成不了材料!”w w w/xiao shu otx t.netw w w/xiao shu otx t.net.

天赐非滑头不可。眉毛算是稀稀的足以支持门面了,还有头发问题呢。特别是那个扁脑瓢上,成绩太坏。还得剃!天下还有比剃头再难过的事?一上手,就把头部洗得和鱼那么湿。而后,按着头一劲儿剃,不准扬脖,不准摇动,不准打个喷嚏;得抿耳受死的装作死人,一点不关心自己的脑袋,仿佛谁把它搬了走也别反抗。偶然一动,头皮来个大口子;而且是你自己的不是。剃过一遍,还得找个二茬,脑袋好象是新皮球,非起亮不可。剃完以后,脑皮干巴巴的不得劲还是小事,赶到照镜子一看,无论多么好脾性的小孩也得悲观:头不象头,球不象球,就那么光出溜的不起美感,只好自比于烫去毛的鸡。头皮若是青青的也还好;象天赐的头皮,灰里发青,起着一层白刺,他简直没法看重自己。天赐非滑头不可。眉毛算是稀稀的足以支持门面了,还有头发问题呢。特别是那个扁脑瓢上,成绩太坏。还得剃!天下还有比剃头再难过的事?一上手,就把头部洗得和鱼那么湿。而后,按着头一劲儿剃,不准扬脖,不准摇动,不准打个喷嚏;得抿耳受死的装作死人,一点不关心自己的脑袋,仿佛谁把它搬了走也别反抗。偶然一动,头皮来个大口子;而且是你自己的不是。剃过一遍,还得找个二茬,脑袋好象是新皮球,非起亮不可。剃完以后,脑皮干巴巴的不得劲还是小事,赶到照镜子一看,无论多么好脾性的小孩也得悲观:头不象头,球不象球,就那么光出溜的不起美感,只好自比于烫去毛的鸡。头皮若是青青的也还好;象天赐的头皮,灰里发青,起着一层白刺,他简直没法看重自己。先生也不很喜欢他,因为他自己的主意太多。爱听的,他便极留心听,他能回讲得极好,如司马光击瓮救小孩,如文彦博灌水取球,如两个青蛙对话。他不爱听的,完全马马虎虎,问他什么他不知道什么。先生教算数,他在石板上画小人;他不爱算数。先生不爱这路孩子,先生愿意学生老爱听他讲,不论讲什么。先生不愿意孩子们大声的笑,除非在操场上。天赐既不能参加游戏,人家越笑他越委屈,所以他有时候在讲堂上笑起来,比如他忽然想起一件可笑的事。他一笑,招得大家唧咕起来——在教室里至多只能唧咕,老师就永远不大笑而唧咕——于是秩序大乱,而天赐被罚,面壁十分钟。他越来越讨厌老师的扁脸,而老师也似乎越来越不爱他的扁脑袋。老师要是有意和孩子过不去还是真气得慌,有时候他被天赐气得吃不下去饭。可是天赐不是有心气老师,他以为老师应当多说些故事,少上点算数,而且脸别那么扁。这孩子对什么都有个主张;你越不顺着他,他就越坚决。只有罚站的时候,他没了主张。大家都坐着,只有他独自向壁,这不大好受。在这个工夫,他马马虎虎了,拉倒吧,就站站会儿去,向墙角吐吐舌头。先生也不很喜欢他,因为他自己的主意太多。爱听的,他便极留心听,他能回讲得极好,如司马光击瓮救小孩,如文彦博灌水取球,如两个青蛙对话。他不爱听的,完全马马虎虎,问他什么他不知道什么。先生教算数,他在石板上画小人;他不爱算数。先生不爱这路孩子,先生愿意学生老爱听他讲,不论讲什么。先生不愿意孩子们大声的笑,除非在操场上。天赐既不能参加游戏,人家越笑他越委屈,所以他有时候在讲堂上笑起来,比如他忽然想起一件可笑的事。他一笑,招得大家唧咕起来——在教室里至多只能唧咕,老师就永远不大笑而唧咕——于是秩序大乱,而天赐被罚,面壁十分钟。他越来越讨厌老师的扁脸,而老师也似乎越来越不爱他的扁脑袋。老师要是有意和孩子过不去还是真气得慌,有时候他被天赐气得吃不下去饭。可是天赐不是有心气老师,他以为老师应当多说些故事,少上点算数,而且脸别那么扁。这孩子对什么都有个主张;你越不顺着他,他就越坚决。只有罚站的时候,他没了主张。大家都坐着,只有他独自向壁,这不大好受。在这个工夫,他马马虎虎了,拉倒吧,就站站会儿去,向墙角吐吐舌头。“老师几儿来?”“老师几儿来?”只有礼拜天是快活的。爸和妈大概有了什么协定,爸每到礼拜总张罗带他出去玩,而妈并不拦阻。在爸的左右,他忘了想象与计算,爸对什么都马马虎虎。他们爷儿俩在城外,或在戏园,会无忧无虑的发笑。可是赶到在回家的路上,天赐心中的黑影又回来了,他愿和爸谈心。爸在这种时节,能给他一些无心说而有心听的激刺。“管他们呢,”爸会说:“管他们呢!一个人自要成了事,连狗都向你摆尾巴。我一辈子马马虎虎,也有好处。你说是不是?”这会儿爸变成极体面而有智慧的人。天赐又想象了:一旦自己成了大事,别人,哼,对我递嘻和①,我也不答理!他试着把自己比作赵子龙,秦琼,和黄天霸。不,他得是张良,或是朱光祖。他还得上学去,故意的气他们。谁也不理。他匀出点心钱,买了把用洋火当子弹的小手枪。手枪在袋里,手按着枪柄,看谁不顺眼,心里就向他瞄准,而口中低声的:訇!又死了一个!只有礼拜天是快活的。爸和妈大概有了什么协定,爸每到礼拜总张罗带他出去玩,而妈并不拦阻。在爸的左右,他忘了想象与计算,爸对什么都马马虎虎。他们爷儿俩在城外,或在戏园,会无忧无虑的发笑。可是赶到在回家的路上,天赐心中的黑影又回来了,他愿和爸谈心。爸在这种时节,能给他一些无心说而有心听的激刺。“管他们呢,”爸会说:“管他们呢!一个人自要成了事,连狗都向你摆尾巴。我一辈子马马虎虎,也有好处。你说是不是?”这会儿爸变成极体面而有智慧的人。天赐又想象了:一旦自己成了大事,别人,哼,对我递嘻和①,我也不答理!他试着把自己比作赵子龙,秦琼,和黄天霸。不,他得是张良,或是朱光祖。他还得上学去,故意的气他们。谁也不理。他匀出点心钱,买了把用洋火当子弹的小手枪。手枪在袋里,手按着枪柄,看谁不顺眼,心里就向他瞄准,而口中低声的:訇!又死了一个!商议了半天,还是得跟爸要钱赔上一个杯子。商议了半天,还是得跟爸要钱赔上一个杯子。天赐反倒笑了:“虎爷,我说什么来着?别的少说,咱们找房吧。”天赐反倒笑了:“虎爷,我说什么来着?别的少说,咱们找房吧。”老胡每天晚上绕到牛宅门口,必定要休息一会儿。这成了一种习惯。他准知道牛氏老夫妇决不会照顾他的;他们的牙齿已过了嚼糖儿豆儿的光荣时期。可是牛宅的门洞是可爱的,洁净而且有两块石墩,正好一块坐着,一块放花生筐子,好象特为老胡预备下的。他总在这儿抽袋烟,歇歇腿,并数一数铜子儿。有时候还许遇上避风或避雪的朋友,而闲谈一阵。他对这个门洞颇有些好感。老胡每天晚上绕到牛宅门口,必定要休息一会儿。这成了一种习惯。他准知道牛氏老夫妇决不会照顾他的;他们的牙齿已过了嚼糖儿豆儿的光荣时期。可是牛宅的门洞是可爱的,洁净而且有两块石墩,正好一块坐着,一块放花生筐子,好象特为老胡预备下的。他总在这儿抽袋烟,歇歇腿,并数一数铜子儿。有时候还许遇上避风或避雪的朋友,而闲谈一阵。他对这个门洞颇有些好感。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首页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