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不小心被爸爸吃掉了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不小心被爸爸吃掉了

牛老者把这个报告给太太。太太心里微酸。纪妈已报告过,她不信;现在老伴儿又来这么说,分明他和奶妈联了盟,他是给纪妈帮忙助威!老太太自己没有看见娃娃笑,谁说也不能算数。“啊,我怎么没看见呢?”太太那对小深眼象俩小井,很有把老伴儿淹死的意思。��国歌校歌都唱得很齐,还向国旗鞠躬。牛老者本来把草帽已摘下来,见别人戴着帽鞠躬,他又赶紧戴上了。老太太们还没立利落,人家已经鞠完了躬,只好再坐下。抱着小孩的根本立不起来,孩子被前边的人影壁挡住,什么也看不见了,急得哭起来。好几位邻居的老太太帮着劝慰,才住了声。再看台上,附小主任报告呢。主任穿着洋服,说一句话向上翻一下眼,报告了有四十分钟,大意是这些毕业生都是将来国家的栋梁;可是毕业只是学程上的一段落,学问是无穷的……他坐下,师范校长立起来。他说话声音很细小,好似不大耐烦和小学生们说话。可是也说了三十分钟:学业是永不休止,毕业不过是一段落……该商会会长了。鼓掌特别的激烈。会长说着惊人的四书句儿与国文上的名词:“学然后知不足,不论是银行的经理,还是古圣先贤,都是这样的。不论在水陆码头,还是商埠,也是这样的。活到老,学到老。诸位是将来的知县,将来的经理,可是得知道,学然后知不足。学是如此,个人的财产也是如此,有一万的可以赚五千;有一万五的赚八千;凑到一块就是两万多!”台下鼓掌如雷,连小孩子们都精神起来,会长趁着机会转了弯:“礼义廉耻,国之四维!凡事要拿圣贤的道理作准,圣人的道理就好比商会定的规矩!……”他一共说了四十多分钟。国歌校歌都唱得很齐,还向国旗鞠躬。牛老者本来把草帽已摘下来,见别人戴着帽鞠躬,他又赶紧戴上了。老太太们还没立利落,人家已经鞠完了躬,只好再坐下。抱着小孩的根本立不起来,孩子被前边的人影壁挡住,什么也看不见了,急得哭起来。好几位邻居的老太太帮着劝慰,才住了声。再看台上,附小主任报告呢。主任穿着洋服,说一句话向上翻一下眼,报告了有四十分钟,大意是这些毕业生都是将来国家的栋梁;可是毕业只是学程上的一段落,学问是无穷的……他坐下,师范校长立起来。他说话声音很细小,好似不大耐烦和小学生们说话。可是也说了三十分钟:学业是永不休止,毕业不过是一段落……该商会会长了。鼓掌特别的激烈。会长说着惊人的四书句儿与国文上的名词:“学然后知不足,不论是银行的经理,还是古圣先贤,都是这样的。不论在水陆码头,还是商埠,也是这样的。活到老,学到老。诸位是将来的知县,将来的经理,可是得知道,学然后知不足。学是如此,个人的财产也是如此,有一万的可以赚五千;有一万五的赚八千;凑到一块就是两万多!”台下鼓掌如雷,连小孩子们都精神起来,会长趁着机会转了弯:“礼义廉耻,国之四维!凡事要拿圣贤的道理作准,圣人的道理就好比商会定的规矩!……”他一共说了四十多分钟。八月初一开馆。天赐差不多是整七岁。八月初一开馆。天赐差不多是整七岁。四虎子受了激刺,他想起自己的幼年来:“你还比我强得多呢!你七岁?我由六岁就没玩过,捡煤核,拾烂纸,一天帮助妈妈作苦工,没有玩的时候。八岁,妈妈死了。”他楞了会儿:“八岁,我夏天去卖冰核,冬天卖半空的落花生。九岁就去学徒,小刀子铺,一天到晚拉风箱;后来又去卖冰核,我打小刀子铺跑出来,受不了风箱的烟和热气——连脚上全是顶着白脓的痱子,成片!还挨打呢!十二岁我上这儿当碎催,直到如今!你强多了!别怕,下学之后,我和你玩;不说瞎话!咱哥俩永远是好朋友,是不是?”

四虎子受了激刺,他想起自己的幼年来:“你还比我强得多呢!你七岁?我由六岁就没玩过,捡煤核,拾烂纸,一天帮助妈妈作苦工,没有玩的时候。八岁,妈妈死了。”他楞了会儿:“八岁,我夏天去卖冰核,冬天卖半空的落花生。九岁就去学徒,小刀子铺,一天到晚拉风箱;后来又去卖冰核,我打小刀子铺跑出来,受不了风箱的烟和热气——连脚上全是顶着白脓的痱子,成片!还挨打呢!十二岁我上这儿当碎催,直到如今!你强多了!别怕,下学之后,我和你玩;不说瞎话!咱哥俩永远是好朋友,是不是?”这些,他都不敢让爸知道。他的古装不在家里穿。虎爷看见了他的打扮,他告诉虎爷:“这便宜呀,旧的改新;你摸摸这老材料够多么厚,十年也穿不坏,省钱!”没法子,对虎爷不能不说这种无诗意的话,饶这么说,虎爷还直吐舌头。这些,他都不敢让爸知道。他的古装不在家里穿。虎爷看见了他的打扮,他告诉虎爷:“这便宜呀,旧的改新;你摸摸这老材料够多么厚,十年也穿不坏,省钱!”没法子,对虎爷不能不说这种无诗意的话,饶这么说,虎爷还直吐舌头。“长的多!都是花;到了七月,看那些果子吧,青的,半红的,象条花地毯似的,远看着。”“长的多!都是花;到了七月,看那些果子吧,青的,半红的,象条花地毯似的,远看着。”叫什么呢?“天意”,“天来”,都不好。“天来”象当铺的字号;“天意”,不是酱园有个“老天义”吗?天——反正得有个天,“天官赐福”,字又太多了。哼,为什么不叫“天赐”呢?小名呢,“福官”!老太太一向佩服金仙庵的三位娘娘,而不大注意孔圣人,现在更不注意他了。叫什么呢?“天意”,“天来”,都不好。“天来”象当铺的字号;“天意”,不是酱园有个“老天义”吗?天——反正得有个天,“天官赐福”,字又太多了。哼,为什么不叫“天赐”呢?小名呢,“福官”!老太太一向佩服金仙庵的三位娘娘,而不大注意孔圣人,现在更不注意他了。

牛老者把这个报告给太太。太太心里微酸。纪妈已报告过,她不信;现在老伴儿又来这么说,分明他和奶妈联了盟,他是给纪妈帮忙助威!老太太自己没有看见娃娃笑,谁说也不能算数。“啊,我怎么没看见呢?”太太那对小深眼象俩小井,很有把老伴儿淹死的意思。牛老者把这个报告给太太。太太心里微酸。纪妈已报告过,她不信;现在老伴儿又来这么说,分明他和奶妈联了盟,他是给纪妈帮忙助威!老太太自己没有看见娃娃笑,谁说也不能算数。“啊,我怎么没看见呢?”太太那对小深眼象俩小井,很有把老伴儿淹死的意思。走了一天,到落太阳才回来。走了一天,到落太阳才回来。.

“拿文凭去!”“拿文凭去!”虎爷一清早就出去了,先去取钱。只取来二百!他和铺子里打听明白了:铺子有“账”:人家欠铺子,铺子也欠人家,作买卖本是一种活动周转。爸死了,欠人家的债得还,而账本上人家欠铺子的未必能要进来。这么一翻身,两个铺子所有的货、钱,未必够还债的。源成是倒了,存的钱已连根烂,而且没地方再周转去。两个买卖都得倒。天赐傻了,他不懂买卖,他以为买卖就是平地挖钱。怎么他也没想到买卖会要倒。他更觉得爸不应死,可是已经死了!他想到云社那群朋友,他们必定有主意,他至少还有两所房屋。房子可以不要,爸的丧事必须办得风光,只有这个可以补上一点孝心,等爸入了土不就太晚了么?他嘱咐虎爷去请亲友,也请几位云社的人,主要的是狄文善。他似乎很有把握了,有云社的朋友来,亲戚们便不敢闹,朋友们是随便可以见知县的。朋友们来必定会指着两所房弄些钱来,他必须为父亲花一两千。虎爷跑了一天。晚间,天赐希望来几个人;没个人影。第二天,铺子来了几个人,慌忙着又走了,只留下两个学徒帮忙。天赐等着近亲来到好入殓;没个人影。寿木是早已预备下的,爸自己看的木料。没人来,只好按时入了殓,连虎爷也哭放了声。虎爷一清早就出去了,先去取钱。只取来二百!他和铺子里打听明白了:铺子有“账”:人家欠铺子,铺子也欠人家,作买卖本是一种活动周转。爸死了,欠人家的债得还,而账本上人家欠铺子的未必能要进来。这么一翻身,两个铺子所有的货、钱,未必够还债的。源成是倒了,存的钱已连根烂,而且没地方再周转去。两个买卖都得倒。天赐傻了,他不懂买卖,他以为买卖就是平地挖钱。怎么他也没想到买卖会要倒。他更觉得爸不应死,可是已经死了!他想到云社那群朋友,他们必定有主意,他至少还有两所房屋。房子可以不要,爸的丧事必须办得风光,只有这个可以补上一点孝心,等爸入了土不就太晚了么?他嘱咐虎爷去请亲友,也请几位云社的人,主要的是狄文善。他似乎很有把握了,有云社的朋友来,亲戚们便不敢闹,朋友们是随便可以见知县的。朋友们来必定会指着两所房弄些钱来,他必须为父亲花一两千。虎爷跑了一天。晚间,天赐希望来几个人;没个人影。第二天,铺子来了几个人,慌忙着又走了,只留下两个学徒帮忙。天赐等着近亲来到好入殓;没个人影。寿木是早已预备下的,爸自己看的木料。没人来,只好按时入了殓,连虎爷也哭放了声。wWw.xiaoshuotxt.netwWw.xiaoshuotxt.net��最气人的是凡事他得和四虎子去商量!原来四虎子看天赐的门牙一掉,不敢再拿他当小孩子了,所以开始应用一个新字儿——咱哥俩。天赐也很喜爱这个亲切有味的字,一出屏风门便喊:“咱哥俩说个笑话呀?!”其实四虎子并不会说笑话,不过是把一切瞎扯和他的那点施公案全放在笑话项下。他的英雄也成了天赐的英雄;黄天霸双手打镖,双手接镖,一口单刀,甩头一子,独探连环套!据天赐看,四虎子既有黄天霸这样的朋友,想必他也是条好汉,很有能力,很有主意。最气人的是凡事他得和四虎子去商量!原来四虎子看天赐的门牙一掉,不敢再拿他当小孩子了,所以开始应用一个新字儿——咱哥俩。天赐也很喜爱这个亲切有味的字,一出屏风门便喊:“咱哥俩说个笑话呀?!”其实四虎子并不会说笑话,不过是把一切瞎扯和他的那点施公案全放在笑话项下。他的英雄也成了天赐的英雄;黄天霸双手打镖,双手接镖,一口单刀,甩头一子,独探连环套!据天赐看,四虎子既有黄天霸这样的朋友,想必他也是条好汉,很有能力,很有主意。红半个天!红半个天!“四虎子这小子上哪儿玩去了?!”老者找不到四虎子。“我去,我自己去!”“四虎子这小子上哪儿玩去了?!”老者找不到四虎子。“我去,我自己去!”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首页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