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老子是头狼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老子是头狼

最为奇特的是我身上地法袍竟消失了,裹在身上的变成了一件单薄的裙装。就如同古希腊壁画中常见地一样。整件裙子都以银丝勾勒着花纹,至上裹在了胸口。腰际以一种银丝并镶有宝石的腰带围着,下裙身前至膝上,而身后则一直拖到了地面……所有地变化都只不过在1、2秒之间。“你?”打开门,门外之人完全出乎我意料,就是那个叫南什么什么的女生。“你?”打开门,门外之人完全出乎我意料,就是那个叫南什么什么的女生。我心中很清楚,她的伤实在严重至极,如果不抓紧每一秒的话,多半就……我心中很清楚,她的伤实在严重至极,如果不抓紧每一秒的话,多半就……二来,如果不提议的话,他们一定立即便会对狐狸妈妈发动攻击,而我绝不会抛下她走,我会用生命来守护着她,所以如果她死的话,我势必会先她一步而亡。二来,如果不提议的话,他们一定立即便会对狐狸妈妈发动攻击,而我绝不会抛下她走,我会用生命来守护着她,所以如果她死的话,我势必会先她一步而亡。“冰雾!”话音方落,一道浓厚白雾向着对方侵蚀而去,我不指望冰雾的攻击力能够杀伤多少人,我要的仅是这白雾能够阻挡他们的视线。趁此机会,我叫道,“狐王附身!!”

“冰雾!”话音方落,一道浓厚白雾向着对方侵蚀而去,我不指望冰雾的攻击力能够杀伤多少人,我要的仅是这白雾能够阻挡他们的视线。趁此机会,我叫道,“狐王附身!!”��默默的吃着她拿来地早餐,听着她有一句没一句的在我耳边不知道说些什么,而我仅只是礼貌地偶尔回应一两句。默默的吃着她拿来地早餐,听着她有一句没一句的在我耳边不知道说些什么,而我仅只是礼貌地偶尔回应一两句。刹那间脑海中突然泛起了奇怪的影像,那是一个犹如仙境一般的森林,金色而耀眼的阳光照耀着一切,空气中似乎还荡漾着淡淡的音乐声,所有的一切都如此美好,使我不由泛起了一丝笑容……刹那间脑海中突然泛起了奇怪的影像,那是一个犹如仙境一般的森林,金色而耀眼的阳光照耀着一切,空气中似乎还荡漾着淡淡的音乐声,所有的一切都如此美好,使我不由泛起了一丝笑容……

这…与我又有什么关系?这…与我又有什么关系?“异界大陆原本就是在我统治之下,为何我要与你们打这个赌?”男孩带着浓重的童腔说道,“这对我似乎没什么好处。”“异界大陆原本就是在我统治之下,为何我要与你们打这个赌?”男孩带着浓重的童腔说道,“这对我似乎没什么好处。”.

“那不如尽快吧,现在就走?”“那不如尽快吧,现在就走?”所有的影像一瞬间便消失在了脑海中,回过神来的我,依旧倒卧在地上,眼前所见的仍是之前那片雪原,但是,似乎离那时已经过去许久,风暴早已褪去,连原本应该在那里的敌人也不知踪影…无人无尸……所有的影像一瞬间便消失在了脑海中,回过神来的我,依旧倒卧在地上,眼前所见的仍是之前那片雪原,但是,似乎离那时已经过去许久,风暴早已褪去,连原本应该在那里的敌人也不知踪影…无人无尸……��“那不如尽快吧,现在就走?”“那不如尽快吧,现在就走?”那种眼神,有那么一刹那让我产生一种似乎被蛇盯上的猎物感,那是一种很难以言喻的危机感。虽然只有一刹那,但足以让我对她有所提防。“顺路带些早餐给你。反正你很快便会与我哥订婚了,到时候我们便是亲戚啦,同在一个学园中。当然得相互照顾,不是吗?”她地表情相当的天真无邪。说着边忙碌地从盒子中取出两碗粥来,“我们家早餐时都喜欢喝一碗粥,也不知道合不合你习惯?”那种眼神,有那么一刹那让我产生一种似乎被蛇盯上的猎物感,那是一种很难以言喻的危机感。虽然只有一刹那,但足以让我对她有所提防。“顺路带些早餐给你。反正你很快便会与我哥订婚了,到时候我们便是亲戚啦,同在一个学园中。当然得相互照顾,不是吗?”她地表情相当的天真无邪。说着边忙碌地从盒子中取出两碗粥来,“我们家早餐时都喜欢喝一碗粥,也不知道合不合你习惯?”这个结局不知道各位能不能接受。这个结局不知道各位能不能接受。其实我的这句话有两个目的,一是利用制造出来的智脑的缺失来拖延时间;二则是测试她一下,如果她把我叫来的目的确实是认为智脑存在问题或缺陷的话,那么,我的这句话就不会带来她如此诧异的反应。而现在…可以肯定,她明知智脑没有任何问题却刻意以这个借口来把我弄出学园。其实我的这句话有两个目的,一是利用制造出来的智脑的缺失来拖延时间;二则是测试她一下,如果她把我叫来的目的确实是认为智脑存在问题或缺陷的话,那么,我的这句话就不会带来她如此诧异的反应。而现在…可以肯定,她明知智脑没有任何问题却刻意以这个借口来把我弄出学园。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首页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