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世家遗珠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世家遗珠

“咱们这儿还有一百多,作个小买卖怎样?”“没人爱看你的臭国文!我问你,下雨的时候,谁把你背回来?说!”“没人爱看你的臭国文!我问你,下雨的时候,谁把你背回来?说!”到了送三那天,他又会想象了。家中热闹得已不象是有丧事,大家是玩耍呢。进门便哭着玩,而后吃着玩,说着玩,除了妈妈在棺材内一声不发,其余的人都没话找话,不笑强笑,他们的哭与笑并没什么分别。门口吹鼓手敲着吹着,开着玩笑。门外摆着纸车纸马纸箱纸人,非常的鲜艳而不美观。院里摆着桌面,大家吃,吃,吃,嘴象一些小泔水桶。吸烟,人人吸烟;西屋里还有两份大烟家伙。念经的那些和尚,吹打着“小上坟”,“叹五更”,唱着一些小调。孩子们出来进去,野狗也跟着挤。灵前点着素烛,摆着一台“江米人”,捏的是《火焰山》,《空城计》,《双摇会》。小孩进门就要江米人,大人进门就让座。也有哭一场的,一边抹泪,一边“先让别人吧”,紧跟着便是“请喝吧,酒不坏!”祭幛,挽联,烧纸,金银元宝,红焖肉,烟卷筒,大锡茶壶……不同的颜色,不同的味道,不同的声音,组成最复杂的玩耍。天赐跪在灵旁,听着,看着,闻着,他不能再想妈妈,不能再伤心,他要笑了,这太好玩。爸穿着青布棉袍,腰中横了一根白带,傻子似的满院里转。他让茶让烟让酒,没人安慰他,他得红着眼皮勉强的笑,招待客人。那些妇女,穿着素衣分外的妖俏,有的也分外的难看,都惦记着分点妈妈的东西,作个纪念。她们挑眼,她们彼此假装的和睦,她们都看不起爸。天赐没法不笑了,他想得出更热闹的办法,既然丧事是要热闹的。他想象着,爸为什么不开个游艺会,大家在棺材前跳舞,唱“公鸡打鸣”?为什么大家不作个吃丸子竞赛,看谁一口气能吃一百?或是比赛哭声,看谁能高声的哭半点钟,不准歇着?这么一思索,他心中不茫然了,不乱了;他郑重的承认了死是好玩的。一个人应当到时候就死,给大家玩玩。他想到他自己应当死一回,趴在棺材里,掏个小孔,看外面大家怎么玩。或者妈妈就是这么着呢,也许她会敲敲棺材板说:“给我碗茶喝!”他害怕起来,想象使他怕得更真切,因为想象比事实更复杂而有一定的效果。他应当去玩,他看不出在这里跪着有什么意义,他应当背起单刀去杀几个和尚,先杀那个胖的,血多。到了送三那天,他又会想象了。家中热闹得已不象是有丧事,大家是玩耍呢。进门便哭着玩,而后吃着玩,说着玩,除了妈妈在棺材内一声不发,其余的人都没话找话,不笑强笑,他们的哭与笑并没什么分别。门口吹鼓手敲着吹着,开着玩笑。门外摆着纸车纸马纸箱纸人,非常的鲜艳而不美观。院里摆着桌面,大家吃,吃,吃,嘴象一些小泔水桶。吸烟,人人吸烟;西屋里还有两份大烟家伙。念经的那些和尚,吹打着“小上坟”,“叹五更”,唱着一些小调。孩子们出来进去,野狗也跟着挤。灵前点着素烛,摆着一台“江米人”,捏的是《火焰山》,《空城计》,《双摇会》。小孩进门就要江米人,大人进门就让座。也有哭一场的,一边抹泪,一边“先让别人吧”,紧跟着便是“请喝吧,酒不坏!”祭幛,挽联,烧纸,金银元宝,红焖肉,烟卷筒,大锡茶壶……不同的颜色,不同的味道,不同的声音,组成最复杂的玩耍。天赐跪在灵旁,听着,看着,闻着,他不能再想妈妈,不能再伤心,他要笑了,这太好玩。爸穿着青布棉袍,腰中横了一根白带,傻子似的满院里转。他让茶让烟让酒,没人安慰他,他得红着眼皮勉强的笑,招待客人。那些妇女,穿着素衣分外的妖俏,有的也分外的难看,都惦记着分点妈妈的东西,作个纪念。她们挑眼,她们彼此假装的和睦,她们都看不起爸。天赐没法不笑了,他想得出更热闹的办法,既然丧事是要热闹的。他想象着,爸为什么不开个游艺会,大家在棺材前跳舞,唱“公鸡打鸣”?为什么大家不作个吃丸子竞赛,看谁一口气能吃一百?或是比赛哭声,看谁能高声的哭半点钟,不准歇着?这么一思索,他心中不茫然了,不乱了;他郑重的承认了死是好玩的。一个人应当到时候就死,给大家玩玩。他想到他自己应当死一回,趴在棺材里,掏个小孔,看外面大家怎么玩。或者妈妈就是这么着呢,也许她会敲敲棺材板说:“给我碗茶喝!”他害怕起来,想象使他怕得更真切,因为想象比事实更复杂而有一定的效果。他应当去玩,他看不出在这里跪着有什么意义,他应当背起单刀去杀几个和尚,先杀那个胖的,血多。“跟爸去睡!”四虎子在牛老太太死后显着很有智慧。丧事的余波也慢慢平静,老头儿把该开付的账都还清,似乎没有什么可作的了。他常和天赐在一块,有的也说,没的也说,这给他一些快乐。天赐在这种闲谈中,得到许多的知识,因为爸说的都是买卖地上的话。对于金钱,他仿佛也发生了趣味。爸的一辈子,由谈话上显出来,就是弄钱。在什么情形之下都能弄钱。跟爸到铺中去看看,伙计们非常的敬重他,称呼他作少爷。铺子里的人们收钱支钱,算账催账,他们都站在钱上。妈妈给他的小印,他系在贴身小袄的钮上,可是这个小印已没有多少意义:他想不出作官有什么好处,钱是唯一的东西。钱使爸对他慈善,要什么就买什么;钱使爸厉害,能征服了雷公奶奶。四虎子没钱,纪妈没钱,所以都受苦。他长大了,他想,必须作个会弄钱的人。他买了个闷葫芦罐,多跟爸要零钱,而往罐里扔几个。不时的去摇一摇,他感到这里是他自己的钱。他问四虎子种种东西的价钱,而后计算他已经到了能买得起什么东西的地位。啊,他能买一个大而带琴的风筝了!普通的小孩买不起带琴的!他觉到自己的身分与能力。他很骄傲。他问爸:咱们这所房值多少钱?爸说值三千多,木架儿好,虽然不大。三千多!这使他的想象受了刺动。七毛钱就能买个很好的风筝;三千多!爸必是个有能力的人。爸决不是马马虎虎的,不是!他必定得跟爸学。“爸,明儿个我长大了,你猜我能挣多少钱?一月一千!”“好小子!”爸很喜欢,“好小子!”“跟爸去睡!”四虎子在牛老太太死后显着很有智慧。丧事的余波也慢慢平静,老头儿把该开付的账都还清,似乎没有什么可作的了。他常和天赐在一块,有的也说,没的也说,这给他一些快乐。天赐在这种闲谈中,得到许多的知识,因为爸说的都是买卖地上的话。对于金钱,他仿佛也发生了趣味。爸的一辈子,由谈话上显出来,就是弄钱。在什么情形之下都能弄钱。跟爸到铺中去看看,伙计们非常的敬重他,称呼他作少爷。铺子里的人们收钱支钱,算账催账,他们都站在钱上。妈妈给他的小印,他系在贴身小袄的钮上,可是这个小印已没有多少意义:他想不出作官有什么好处,钱是唯一的东西。钱使爸对他慈善,要什么就买什么;钱使爸厉害,能征服了雷公奶奶。四虎子没钱,纪妈没钱,所以都受苦。他长大了,他想,必须作个会弄钱的人。他买了个闷葫芦罐,多跟爸要零钱,而往罐里扔几个。不时的去摇一摇,他感到这里是他自己的钱。他问四虎子种种东西的价钱,而后计算他已经到了能买得起什么东西的地位。啊,他能买一个大而带琴的风筝了!普通的小孩买不起带琴的!他觉到自己的身分与能力。他很骄傲。他问爸:咱们这所房值多少钱?爸说值三千多,木架儿好,虽然不大。三千多!这使他的想象受了刺动。七毛钱就能买个很好的风筝;三千多!爸必是个有能力的人。爸决不是马马虎虎的,不是!他必定得跟爸学。“爸,明儿个我长大了,你猜我能挣多少钱?一月一千!”“好小子!”爸很喜欢,“好小子!”纪妈以奶娃娃为正业,所以太太没派她什么别的差事。可是奶娃娃也得有个样儿,得加紧训练。怎样抱娃娃,怎样称呼人,怎样立着,太太一丝不苟的全教导下来。两天的工夫,纪妈的脚尖居然翻的减少了度数,而每一张嘴会想把“唵”改成“太太”。穿上了新蓝布裤褂,头也梳整齐,除了嘴角还一时紧缩不来,看着实在有个样子了。

纪妈以奶娃娃为正业,所以太太没派她什么别的差事。可是奶娃娃也得有个样儿,得加紧训练。怎样抱娃娃,怎样称呼人,怎样立着,太太一丝不苟的全教导下来。两天的工夫,纪妈的脚尖居然翻的减少了度数,而每一张嘴会想把“唵”改成“太太”。穿上了新蓝布裤褂,头也梳整齐,除了嘴角还一时紧缩不来,看着实在有个样子了。天赐的腿是没办法了,这自然不是他的过错。他的脑杓扁平也不是他自己所能矫正的:牛太太是主张不要多抱娃娃的,六个月工夫,除了吃奶,他老是二目观天,于是脑杓向里长了去,平得象块板儿。现在虽穿上连脚裤,可是被抱着的时候仍然不多。纪妈自然不反对这个办法,牛老太太以为非这样不足养成官样儿子,疼爱是疼爱,管教是管教,规矩是要自幼养好的,娃娃应当躺着,正如老刘妈应当立着。天赐的创造是在脸部。我们现在一点还不敢断定他是个天才,或是个蠢才;不过,拿他自己计划的这张小脸说,这小子有点自命不凡。豪杰有多少等,以外表简单而心里复杂的为最厉害。天赐似乎想到了这个。眉毛简直可以说是被他忘记了,将来长出与否,他自己当然有个打算。眼睛是单眼皮,黑眼珠不大,常在单眼皮底下藏着,翻白眼颇省事。鼻子短而往上掀着点,好象时时在闻着面前的气味。薄嘴唇,哭的时候开合很灵便,笑的时候有股轻慢的劲儿。全脸如小架东瓜,上窄下宽,腮上坠着两块肉。在不哭不笑的时节,单眼皮搭拉着,鼻尖微卷,小薄嘴在两个胖腮中埋伏着,没人知道他是要干什么。脸色略近象牙的黄白,眉毛从略,脑顶上稀稀的爬着几根细黄毛。部分的看来,无一可取;全体的端详,确有奇气——将来成为豪杰与否还不敢说,现在一定不是个体面的娃娃。但是自己能创造出不体面的脸来,心中总多少有个数儿,至少他是有意气牛老太太。天赐的腿是没办法了,这自然不是他的过错。他的脑杓扁平也不是他自己所能矫正的:牛太太是主张不要多抱娃娃的,六个月工夫,除了吃奶,他老是二目观天,于是脑杓向里长了去,平得象块板儿。现在虽穿上连脚裤,可是被抱着的时候仍然不多。纪妈自然不反对这个办法,牛老太太以为非这样不足养成官样儿子,疼爱是疼爱,管教是管教,规矩是要自幼养好的,娃娃应当躺着,正如老刘妈应当立着。天赐的创造是在脸部。我们现在一点还不敢断定他是个天才,或是个蠢才;不过,拿他自己计划的这张小脸说,这小子有点自命不凡。豪杰有多少等,以外表简单而心里复杂的为最厉害。天赐似乎想到了这个。眉毛简直可以说是被他忘记了,将来长出与否,他自己当然有个打算。眼睛是单眼皮,黑眼珠不大,常在单眼皮底下藏着,翻白眼颇省事。鼻子短而往上掀着点,好象时时在闻着面前的气味。薄嘴唇,哭的时候开合很灵便,笑的时候有股轻慢的劲儿。全脸如小架东瓜,上窄下宽,腮上坠着两块肉。在不哭不笑的时节,单眼皮搭拉着,鼻尖微卷,小薄嘴在两个胖腮中埋伏着,没人知道他是要干什么。脸色略近象牙的黄白,眉毛从略,脑顶上稀稀的爬着几根细黄毛。部分的看来,无一可取;全体的端详,确有奇气——将来成为豪杰与否还不敢说,现在一定不是个体面的娃娃。但是自己能创造出不体面的脸来,心中总多少有个数儿,至少他是有意气牛老太太。他以为源成是连根烂了,那俩买卖也无从恢复;那两所房还能弄回来。可是也有困难,既是押出去当然有年限,就是马上有钱赎也不行。再说,赎回来也没用:“俩卖果子的住两所大房,不象话!你们可别多心,咱们是老朋友!吃菜!”只有一条好办法,干脆把房子出了手:要是典主愿意再出点钱呢,一刀两断,房子便归了他。他要是不愿意呢,或是找钱太少呢,就另卖。这自然很麻烦,因为契纸没在天赐手里。可是也有办法,王老师有办法;非打官司不可呢,也只好打它一场。王老师去给办,他现在眼皮子很宽,他有人有钱,官司打输了——就打算是输了——也得争这口气。“一卖,本家又来呢?”虎爷问。他以为源成是连根烂了,那俩买卖也无从恢复;那两所房还能弄回来。可是也有困难,既是押出去当然有年限,就是马上有钱赎也不行。再说,赎回来也没用:“俩卖果子的住两所大房,不象话!你们可别多心,咱们是老朋友!吃菜!”只有一条好办法,干脆把房子出了手:要是典主愿意再出点钱呢,一刀两断,房子便归了他。他要是不愿意呢,或是找钱太少呢,就另卖。这自然很麻烦,因为契纸没在天赐手里。可是也有办法,王老师有办法;非打官司不可呢,也只好打它一场。王老师去给办,他现在眼皮子很宽,他有人有钱,官司打输了——就打算是输了——也得争这口气。“一卖,本家又来呢?”虎爷问。有了这点钱,天赐又有主意,他计划着,想象着,比如他和虎爷开个小铺子,或是一同上上海,主意太多了,他也说不上哪个较比的好。这么乱想使他快活;他看着妈妈的箱子与爸的床被人抬走本想要哭。虎爷不撒手钱,并且告诉天赐少瞎扯淡。虎爷有主意,他先去租三间房,然后再讲别的。叫月牙太太把钱票给他缝在小褂的里面,他出去找房。天赐党到虎爷的能干,好吧,随他办吧;有人办事就好,他自己只会想象。有了这点钱,天赐又有主意,他计划着,想象着,比如他和虎爷开个小铺子,或是一同上上海,主意太多了,他也说不上哪个较比的好。这么乱想使他快活;他看着妈妈的箱子与爸的床被人抬走本想要哭。虎爷不撒手钱,并且告诉天赐少瞎扯淡。虎爷有主意,他先去租三间房,然后再讲别的。叫月牙太太把钱票给他缝在小褂的里面,他出去找房。天赐党到虎爷的能干,好吧,随他办吧;有人办事就好,他自己只会想象。

“唵?”“唵?”一个非常美丽的秋天,浅远的蓝天上飞着些留恋的去燕。天赐抓周礼在正午举行,在桂香里飘来一两声鸡鸣。老刘妈把御定的几项物件都放在铜盘上,请太太过目。然后纪妈抱来天赐,他的脸还是搭拉着,仿佛一点也没看出一周年有什么可乐。虽然眉毛已有相当的进步,长出稀稀的几根。可是鼻子更向上卷了些,“不屑于”的神气十足。一个非常美丽的秋天,浅远的蓝天上飞着些留恋的去燕。天赐抓周礼在正午举行,在桂香里飘来一两声鸡鸣。老刘妈把御定的几项物件都放在铜盘上,请太太过目。然后纪妈抱来天赐,他的脸还是搭拉着,仿佛一点也没看出一周年有什么可乐。虽然眉毛已有相当的进步,长出稀稀的几根。可是鼻子更向上卷了些,“不屑于”的神气十足。.

3、子孙万代3、子孙万代不行,他受不了这种生活。他想着不发娇,可是纪家的人太脏,他不能受。村里,什么也没有;早上只有个卖豆腐的和卖肉的,据说都是每三天来一次。村口的小铺是唯一的买卖,可是也不卖零吃。纪老头儿急得没有办法,只好给他炒了些玉米花和黄豆,为是占住嘴。村外也没的可玩,除了地就是地,都那么黄黄的;只看见三四株松树,还是在很远的地方。天赐想起年画上有张“农家乐”,跟这个农家一点也不同。这里就没的乐。这里的小孩知道什么是忧虑,什么是俭省,一根干树枝也拿回家去。这里笼罩着一团寒气,好似由什么不可知的地方吹来的。天赐一天也没个笑容。他想家。不行,他受不了这种生活。他想着不发娇,可是纪家的人太脏,他不能受。村里,什么也没有;早上只有个卖豆腐的和卖肉的,据说都是每三天来一次。村口的小铺是唯一的买卖,可是也不卖零吃。纪老头儿急得没有办法,只好给他炒了些玉米花和黄豆,为是占住嘴。村外也没的可玩,除了地就是地,都那么黄黄的;只看见三四株松树,还是在很远的地方。天赐想起年画上有张“农家乐”,跟这个农家一点也不同。这里就没的乐。这里的小孩知道什么是忧虑,什么是俭省,一根干树枝也拿回家去。这里笼罩着一团寒气,好似由什么不可知的地方吹来的。天赐一天也没个笑容。他想家。����在这种忙乱纷扰中,他平日所要反抗的那些妈妈规矩倒变成可爱的了。他自幼就不爱洗脸,可是经过这么长久的训练他不喜欢自己变成土猴。他嫌妈妈禁止他高声说笑,可是在街上呐喊使他更厌恶。他不愿在家里受拘束,在街上的纷乱中叫他爱秩序。家庭的拘束使他寂苦,街市上聚会的叫嚣也使他茫然。他不知怎样好,他只觉得寂寞,还得马马虎虎,只有马马虎虎能对付着过去一天。他不再想刨根问底的追问,该去的就去,提灯就提灯,打旗就打旗,全都无所谓。在这种忙乱纷扰中,他平日所要反抗的那些妈妈规矩倒变成可爱的了。他自幼就不爱洗脸,可是经过这么长久的训练他不喜欢自己变成土猴。他嫌妈妈禁止他高声说笑,可是在街上呐喊使他更厌恶。他不愿在家里受拘束,在街上的纷乱中叫他爱秩序。家庭的拘束使他寂苦,街市上聚会的叫嚣也使他茫然。他不知怎样好,他只觉得寂寞,还得马马虎虎,只有马马虎虎能对付着过去一天。他不再想刨根问底的追问,该去的就去,提灯就提灯,打旗就打旗,全都无所谓。老师的大手把书一扫,扫到地上:“拿去念!再背不上来,十板子,听见没有?”说完,嘴嘎唧着,眼闭上,一动也不动,就那么一篓油似的坐着。老师的大手把书一扫,扫到地上:“拿去念!再背不上来,十板子,听见没有?”说完,嘴嘎唧着,眼闭上,一动也不动,就那么一篓油似的坐着。��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首页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