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古墓魅影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古墓魅影

呀,说到果子,都怪刚刚跑太急了,难得回来一趟竟然连果子都没摘到!失策啊!!绝对是失策。可怜了这泠雪已住了几千年的地方,只这么一会儿功夫便全毁了。可怜了这泠雪已住了几千年的地方,只这么一会儿功夫便全毁了。“虽然有憬凤地焰气傍身,但你毕竟修为尚浅,恐怕连怎么发挥其焰力都不知吧?你现在的状况只是因为体内地雪魄精被此处的寒气所剧烈扩张所导致的。”泠雪顿了顿,心有余悸道,“刚刚之事如有万一,后果将不堪设想啊。”“虽然有憬凤地焰气傍身,但你毕竟修为尚浅,恐怕连怎么发挥其焰力都不知吧?你现在的状况只是因为体内地雪魄精被此处的寒气所剧烈扩张所导致的。”泠雪顿了顿,心有余悸道,“刚刚之事如有万一,后果将不堪设想啊。”“渺姐姐“渺姐姐“对啊,憬凤让我来这雪原找的,可是我们一路找来大半天了什么发现也没有,后来找着找着就找过来了虽然根本也没什么找就走着走着走到这里了,但大致上来说这句话说得也并不假,狐狸妈妈应该也不会怀疑才是。

“对啊,憬凤让我来这雪原找的,可是我们一路找来大半天了什么发现也没有,后来找着找着就找过来了虽然根本也没什么找就走着走着走到这里了,但大致上来说这句话说得也并不假,狐狸妈妈应该也不会怀疑才是。“什么学不学的,我也是炼金术士耶。”“什么学不学的,我也是炼金术士耶。”啊!!对了,我想起来了!!啊!!对了,我想起来了!!狐狸妈妈点点头,似乎在回忆许久之前地往事一般,缓缓说道:“那好像是快三千年前的事了……嗯…那时候我记得应该刚从沉眠中醒来,当时确实有见过这种项链。说起来还正是因为这项链蕴藏着地炽热焰气才将我从沉睡中唤醒的。”狐狸妈妈点点头,似乎在回忆许久之前地往事一般,缓缓说道:“那好像是快三千年前的事了……嗯…那时候我记得应该刚从沉眠中醒来,当时确实有见过这种项链。说起来还正是因为这项链蕴藏着地炽热焰气才将我从沉睡中唤醒的。”

“妈妈,他是……”“绯雪,”我话还未说完,便被狐狸妈妈打断了,而她口所吐出的却是令瞠目结舌,足足在傻站了数分钟的一句话,“这位是你带回来的夫婿吗?”“妈妈,他是……”“绯雪,”我话还未说完,便被狐狸妈妈打断了,而她口所吐出的却是令瞠目结舌,足足在傻站了数分钟的一句话,“这位是你带回来的夫婿吗?”“我叫南思楚,是你未婚夫的…呃,可以算是表妹吧。”“我叫南思楚,是你未婚夫的…呃,可以算是表妹吧。”.

憬凤没有回答,只是看着我,“赤焰拿到了吧?”虽然是疑问句式,但他的语气却格外肯定,似乎确信赤焰就在我身上,不过想想他即然能够感觉到赤焰在雪原,那么知道此刻就在我身上应该也不希奇。憬凤没有回答,只是看着我,“赤焰拿到了吧?”虽然是疑问句式,但他的语气却格外肯定,似乎确信赤焰就在我身上,不过想想他即然能够感觉到赤焰在雪原,那么知道此刻就在我身上应该也不希奇。����“那你就是?”“那你就是?”上了线,洞穴附近安安静静的,什么东西也没有,更别提人和狐狸了,我想了想便直接往药谷跑去。上了线,洞穴附近安安静静的,什么东西也没有,更别提人和狐狸了,我想了想便直接往药谷跑去。“那项链……”狐狸妈妈思索了好一会儿,“对了,我记得她有问我族内何处的寒气最重,她说希望能够把项链放在那里。以求能够镇住项链的焰气。”“那项链……”狐狸妈妈思索了好一会儿,“对了,我记得她有问我族内何处的寒气最重,她说希望能够把项链放在那里。以求能够镇住项链的焰气。”“这一切也许正是天意,几千年了,又有谁能想到世上会有一个能够同时使用冰炎两种力呢……但现在却有了。还是他的血缘之亲。又怎能让我相信这不是天意呢。”“这一切也许正是天意,几千年了,又有谁能想到世上会有一个能够同时使用冰炎两种力呢……但现在却有了。还是他的血缘之亲。又怎能让我相信这不是天意呢。”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首页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