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与狼同眠txt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与狼同眠txt

到了送三那天,他又会想象了。家中热闹得已不象是有丧事,大家是玩耍呢。进门便哭着玩,而后吃着玩,说着玩,除了妈妈在棺材内一声不发,其余的人都没话找话,不笑强笑,他们的哭与笑并没什么分别。门口吹鼓手敲着吹着,开着玩笑。门外摆着纸车纸马纸箱纸人,非常的鲜艳而不美观。院里摆着桌面,大家吃,吃,吃,嘴象一些小泔水桶。吸烟,人人吸烟;西屋里还有两份大烟家伙。念经的那些和尚,吹打着“小上坟”,“叹五更”,唱着一些小调。孩子们出来进去,野狗也跟着挤。灵前点着素烛,摆着一台“江米人”,捏的是《火焰山》,《空城计》,《双摇会》。小孩进门就要江米人,大人进门就让座。也有哭一场的,一边抹泪,一边“先让别人吧”,紧跟着便是“请喝吧,酒不坏!”祭幛,挽联,烧纸,金银元宝,红焖肉,烟卷筒,大锡茶壶……不同的颜色,不同的味道,不同的声音,组成最复杂的玩耍。天赐跪在灵旁,听着,看着,闻着,他不能再想妈妈,不能再伤心,他要笑了,这太好玩。爸穿着青布棉袍,腰中横了一根白带,傻子似的满院里转。他让茶让烟让酒,没人安慰他,他得红着眼皮勉强的笑,招待客人。那些妇女,穿着素衣分外的妖俏,有的也分外的难看,都惦记着分点妈妈的东西,作个纪念。她们挑眼,她们彼此假装的和睦,她们都看不起爸。天赐没法不笑了,他想得出更热闹的办法,既然丧事是要热闹的。他想象着,爸为什么不开个游艺会,大家在棺材前跳舞,唱“公鸡打鸣”?为什么大家不作个吃丸子竞赛,看谁一口气能吃一百?或是比赛哭声,看谁能高声的哭半点钟,不准歇着?这么一思索,他心中不茫然了,不乱了;他郑重的承认了死是好玩的。一个人应当到时候就死,给大家玩玩。他想到他自己应当死一回,趴在棺材里,掏个小孔,看外面大家怎么玩。或者妈妈就是这么着呢,也许她会敲敲棺材板说:“给我碗茶喝!”他害怕起来,想象使他怕得更真切,因为想象比事实更复杂而有一定的效果。他应当去玩,他看不出在这里跪着有什么意义,他应当背起单刀去杀几个和尚,先杀那个胖的,血多。“干脆吹了吧,没媳妇就没有,认命!”虎爷又软了。“对啦,让纪妈去说!老朋友?好啦,哎!”他点着头,学着纪老者。“我也求你点事。”“干脆吹了吧,没媳妇就没有,认命!”虎爷又软了。“对啦,让纪妈去说!老朋友?好啦,哎!”他点着头,学着纪老者。“我也求你点事。”��纪妈总算很尽心。但是为了几块子工钱,把自己的娃娃放在沙子口袋里,而来奶别人家的孩子,到底不是——也不应该是——件得意的事。她心中的委屈无处去诉,只好有时候四顾无人,拿天赐出出气。比如给屁股蛋子两掌,或是尿湿而不立刻给换布……虽然都不是照例的课程,不过三天两头有这么一次也够天赐受的。自然,我们无须为这个而悲观;可是生命便是个磨炼,恐怕也无可否认。纪妈总算很尽心。但是为了几块子工钱,把自己的娃娃放在沙子口袋里,而来奶别人家的孩子,到底不是——也不应该是——件得意的事。她心中的委屈无处去诉,只好有时候四顾无人,拿天赐出出气。比如给屁股蛋子两掌,或是尿湿而不立刻给换布……虽然都不是照例的课程,不过三天两头有这么一次也够天赐受的。自然,我们无须为这个而悲观;可是生命便是个磨炼,恐怕也无可否认。“怎么?虎太太?有小老虎没有呢?快收,虎爷你收,天赐你家去言语一声,咱们在外边吃;回来再看虎太太去。”

“怎么?虎太太?有小老虎没有呢?快收,虎爷你收,天赐你家去言语一声,咱们在外边吃;回来再看虎太太去。”那块竹板还在,可是他已不再怕它,有时候反倒问老师:“老师,你怎老不用板子呢?”那块竹板还在,可是他已不再怕它,有时候反倒问老师:“老师,你怎老不用板子呢?”由坟地回来,天已黑了。天赐很乏了,可是家中的静寂如同在头上浇了些凉水。他的眼,耳,鼻找那点熟识的面貌,声音,与味道。没有了,屋中的东西还是那样,可是空气改变了。没人再张罗他吃喝,甚至没有人再呼吓他。他想起妈妈的好处,连她的坏处也成了好的。他含着泪坐下,他必须是个大人了;已经没了妈妈。他可怜妈妈在那清冷的坟里,正如同他在这空静的屋里。他似乎明白了一点什么。爸躺在西屋的床上,衣服带着许多黄土,就那么睡着了。他仿佛明白妈而不明白爸了。爸这几天改了样子。他看着爸,那短黄胡子有了不少根白的,脸上多了皱纹,睡着还叹气。这是那慈善的爸么?他有点怕。找了四虎子去。由坟地回来,天已黑了。天赐很乏了,可是家中的静寂如同在头上浇了些凉水。他的眼,耳,鼻找那点熟识的面貌,声音,与味道。没有了,屋中的东西还是那样,可是空气改变了。没人再张罗他吃喝,甚至没有人再呼吓他。他想起妈妈的好处,连她的坏处也成了好的。他含着泪坐下,他必须是个大人了;已经没了妈妈。他可怜妈妈在那清冷的坟里,正如同他在这空静的屋里。他似乎明白了一点什么。爸躺在西屋的床上,衣服带着许多黄土,就那么睡着了。他仿佛明白妈而不明白爸了。爸这几天改了样子。他看着爸,那短黄胡子有了不少根白的,脸上多了皱纹,睡着还叹气。这是那慈善的爸么?他有点怕。找了四虎子去。��

“对了;三的是四月的,比你大。”“对了;三的是四月的,比你大。”妈妈去监督纪妈作饭;菜是外边叫来的,四盘四碗四碟,该蒸的蒸,该热的热。纪妈急得直出汗,因为蒸完热完,再也摆弄不象原来那么好看;老太太得自己下手。妈妈去监督纪妈作饭;菜是外边叫来的,四盘四碗四碟,该蒸的蒸,该热的热。纪妈急得直出汗,因为蒸完热完,再也摆弄不象原来那么好看;老太太得自己下手。.

老者本来不敢拿主意,就此下台,回家和太太商议。太太有点怀疑王宝斋的学问与经验。老者连连的声明:“老祥盛的管账先生,老祥盛的!”太太仔细一想:没有经验也好,她正可以连天赐带老师一齐训练。于是定了局:每年送老师三十块钱的束脩,三节各送两块钱的礼,把外院的堆房收拾出一间作宿室,西屋作书房,每天三顿饭——家常饭。“就是花红少点!”牛老者的批评是。老者本来不敢拿主意,就此下台,回家和太太商议。太太有点怀疑王宝斋的学问与经验。老者连连的声明:“老祥盛的管账先生,老祥盛的!”太太仔细一想:没有经验也好,她正可以连天赐带老师一齐训练。于是定了局:每年送老师三十块钱的束脩,三节各送两块钱的礼,把外院的堆房收拾出一间作宿室,西屋作书房,每天三顿饭——家常饭。“就是花红少点!”牛老者的批评是。“性——善是怎回事?”天赐大着胆问。“性——善是怎回事?”天赐大着胆问。“坐火车。打这里呀,三等票,六块多钱,到济南府。离济南有二百地就是泰山,泰山上,夏天还得穿棉袍子,凉快极了!”“坐火车。打这里呀,三等票,六块多钱,到济南府。离济南有二百地就是泰山,泰山上,夏天还得穿棉袍子,凉快极了!”��可是,怎么通知亲友呢?一阵风由天上刮下个娃娃,不大象话。拾来的,要命也不能这么说,幸而四虎子没在家,又是天意,这小子的嘴比闪还快。老刘妈,多么巧,也出去了,她的嘴也不比闪慢。两条闪都没在家就好办了,就说是远本家承继过来的——在很远很远的地方住。不对,住得那样远,怎能刚落草就送到了呢?近一些吧,刚生下来,娘就死了,不能不马上送来,行;可怜的小宝贝!可是,怎么通知亲友呢?一阵风由天上刮下个娃娃,不大象话。拾来的,要命也不能这么说,幸而四虎子没在家,又是天意,这小子的嘴比闪还快。老刘妈,多么巧,也出去了,她的嘴也不比闪慢。两条闪都没在家就好办了,就说是远本家承继过来的——在很远很远的地方住。不对,住得那样远,怎能刚落草就送到了呢?近一些吧,刚生下来,娘就死了,不能不马上送来,行;可怜的小宝贝!纪妈当然没有发言权。四虎子向老刘妈打听明白,心中觉得不平。这太不公道了。况且怎见得哗啷棒便比铜钱低呢?可是,他自有办法。纪妈当然没有发言权。四虎子向老刘妈打听明白,心中觉得不平。这太不公道了。况且怎见得哗啷棒便比铜钱低呢?可是,他自有办法。“牛老太太?”主任搓着手。三十多岁,一身洋服,上面安着个虾蟆头,说话吸着气。“牛老太太?”主任搓着手。三十多岁,一身洋服,上面安着个虾蟆头,说话吸着气。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首页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