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的21岁纯情娇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我的21岁纯情娇妻

我还没来得及好好看看项链便听见冽风在唤我,而且提出的还是这么一个奇怪的要求。虽然很是疑惑但还是乖乖去翻查了一下玩家日志。“告诉你什么?”“告诉你什么?”“莫非那次火灾也是他们引起的?”“莫非那次火灾也是他们引起的?”我点点头,看看狐狸妈妈的眼神,小心翼翼的说道:“我依着线索,在那小岛上见到了泠雪,他……”看着狐狸那欲言又止的样子,我斟酌着用词,隐去了他被锁链锁住的事,只是说,“他这么多年人便独自待在那里,没有办法回来。”我点点头,看看狐狸妈妈的眼神,小心翼翼的说道:“我依着线索,在那小岛上见到了泠雪,他……”看着狐狸那欲言又止的样子,我斟酌着用词,隐去了他被锁链锁住的事,只是说,“他这么多年人便独自待在那里,没有办法回来。”“是啊。项链,就是祺送来地那条项链。”

“是啊。项链,就是祺送来地那条项链。”“是啊。”学园祭当然是我学校的罗,他这不是多此一问嘛?“你有没有空来?”“是啊。”学园祭当然是我学校的罗,他这不是多此一问嘛?“你有没有空来?”最重要的事,以后狐狸妈妈就不会在孤单一人了,而泠雪也终于能脱离这无止境的囚禁生涯了。最重要的事,以后狐狸妈妈就不会在孤单一人了,而泠雪也终于能脱离这无止境的囚禁生涯了。“绯雪?”狐狸妈妈总算是缓缓冷静了下来,只是依旧以一种乞盼的目光望着我。“绯雪?”狐狸妈妈总算是缓缓冷静了下来,只是依旧以一种乞盼的目光望着我。

为了不打扰正常的上课秩序,静悄悄的从后门溜进了教室,果然…课程几乎已经快结束了,教授正在为整堂课做最后的总结。为了不打扰正常的上课秩序,静悄悄的从后门溜进了教室,果然…课程几乎已经快结束了,教授正在为整堂课做最后的总结。见此状,女子欣然一笑,“你呀,不会是忘了当初可是我把你带出雪狐族的耶,见到我还那么高兴?”见此状,女子欣然一笑,“你呀,不会是忘了当初可是我把你带出雪狐族的耶,见到我还那么高兴?”.

“瓴,怎么了?”“瓴,怎么了?”我边往前。边点头道:“你们不会在这里忙了一整天了吧?”我边往前。边点头道:“你们不会在这里忙了一整天了吧?”咦?我好像也会炼金术吧,那么我不是也可以想办法来炼制一个?想着,我也不顾我那所谓的炼金术是从来没有成功过的玩意儿,更直接无视泠雪那怪异的眼神,便爬上爬下的去探究在隐藏在这座冰雪宫殿门、墙上的符咒和封印。咦?我好像也会炼金术吧,那么我不是也可以想办法来炼制一个?想着,我也不顾我那所谓的炼金术是从来没有成功过的玩意儿,更直接无视泠雪那怪异的眼神,便爬上爬下的去探究在隐藏在这座冰雪宫殿门、墙上的符咒和封印。“怎么了?渺姐姐。”好奇的扭头顺着她的视线望去,眼目所及之处只是纷飞雪花,正待疑惑之际,却见空中似乎有个黑点正飞速而下,那待黑点的靠近,我欣然挥手唤道,“冽风!!”“怎么了?渺姐姐。”好奇的扭头顺着她的视线望去,眼目所及之处只是纷飞雪花,正待疑惑之际,却见空中似乎有个黑点正飞速而下,那待黑点的靠近,我欣然挥手唤道,“冽风!!”第二百二十九章 寻找赤焰(下)第二百二十九章 寻找赤焰(下)我傻笑着站在原地,等来的是那越来越近的身影,以及那满是泥土的双手在我白白的脸上那重重的一捏……我傻笑着站在原地,等来的是那越来越近的身影,以及那满是泥土的双手在我白白的脸上那重重的一捏……憬凤没有回答,只是看着我,“赤焰拿到了吧?”虽然是疑问句式,但他的语气却格外肯定,似乎确信赤焰就在我身上,不过想想他即然能够感觉到赤焰在雪原,那么知道此刻就在我身上应该也不希奇。憬凤没有回答,只是看着我,“赤焰拿到了吧?”虽然是疑问句式,但他的语气却格外肯定,似乎确信赤焰就在我身上,不过想想他即然能够感觉到赤焰在雪原,那么知道此刻就在我身上应该也不希奇。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首页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