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hunta383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hunta383

�����“噢,我相信你只要努力想,一定可以想出几个。比方说,瓦里斯,瑟曦,或是劳勃。陛下他很生你的气,今早上你走之后,他还接着骂了一通。倘若我没记错的话,他的话中反复出现傲慢无礼、忘恩负义这些字眼哟。”“噢,我相信你只要努力想,一定可以想出几个。比方说,瓦里斯,瑟曦,或是劳勃。陛下他很生你的气,今早上你走之后,他还接着骂了一通。倘若我没记错的话,他的话中反复出现傲慢无礼、忘恩负义这些字眼哟。”�

���劳勃望向远处的黑暗,突然像个史塔克族人般忧郁地说:“我向你发誓,坐在皇座上管理国政,要比夺得王位难上千倍。法律仲裁是件十分累人的事,清算国 库更糟。然后还有那些没完没了的平民百姓,我成天坐在那该死的铁椅子上听他们抱怨东抱怨西,听到我脑筋麻木,屁股酸痛。每个人一开口就是要钱,不然就是要 土地或法律仲裁。全是些满口胡言的家伙,偏偏我的大臣贵妇们也好不到哪里去。我身边净是些白痴和马屁精,奈德,这更会把人逼疯的。他们不是谎话连篇,就是 完全搞不清楚状况。有时候我睡觉,还夏希望我们当年在三叉戟河吃了败仗。啊,我不是说真的吃了败仗,只是……”劳勃望向远处的黑暗,突然像个史塔克族人般忧郁地说:“我向你发誓,坐在皇座上管理国政,要比夺得王位难上千倍。法律仲裁是件十分累人的事,清算国 库更糟。然后还有那些没完没了的平民百姓,我成天坐在那该死的铁椅子上听他们抱怨东抱怨西,听到我脑筋麻木,屁股酸痛。每个人一开口就是要钱,不然就是要 土地或法律仲裁。全是些满口胡言的家伙,偏偏我的大臣贵妇们也好不到哪里去。我身边净是些白痴和马屁精,奈德,这更会把人逼疯的。他们不是谎话连篇,就是 完全搞不清楚状况。有时候我睡觉,还夏希望我们当年在三叉戟河吃了败仗。啊,我不是说真的吃了败仗,只是……”��

����.

��布兰悬在半空,静静地听着,突然心生恐惧,不敢再往前荡,生怕经过时自己的双脚会被他们发现。布兰悬在半空,静静地听着,突然心生恐惧,不敢再往前荡,生怕经过时自己的双脚会被他们发现。“鹰巢城。”她听见马瑞里安喃喃说,显然大为震惊。“鹰巢城。”她听见马瑞里安喃喃说,显然大为震惊。“北方的冬天很冷很苦,”奈德承认:“但是史塔克家族会熬过去的,这么多年来我们不是一直都熬过来了么?”“北方的冬天很冷很苦,”奈德承认:“但是史塔克家族会熬过去的,这么多年来我们不是一直都熬过来了么?”��凯特琳没说什么,就让奈德自己理出一番头绪罢,现在她多说只会惹他生气。然而她却高兴得想亲吻眼前这位老师傅呢!他所提出的这个建议正是最完美的解 决方案。班扬·史塔克是个发过誓的黑衣弟兄,对他而言,琼恩等于是此生不可能有的儿子。日子久了,那孩子自然而然也会跟着宣誓加入黑衣弟兄,这样一来,他 就不能养儿育女,有朝一日来和凯特琳自己的孙子孙女抢夺临冬城的继承权了。凯特琳没说什么,就让奈德自己理出一番头绪罢,现在她多说只会惹他生气。然而她却高兴得想亲吻眼前这位老师傅呢!他所提出的这个建议正是最完美的解 决方案。班扬·史塔克是个发过誓的黑衣弟兄,对他而言,琼恩等于是此生不可能有的儿子。日子久了,那孩子自然而然也会跟着宣誓加入黑衣弟兄,这样一来,他 就不能养儿育女,有朝一日来和凯特琳自己的孙子孙女抢夺临冬城的继承权了。“让他飞。”劳勃急切地说。“让他飞。”劳勃急切地说。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首页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