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野火烧春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野火烧春

同时,我们的运输员,受炮火威胁最大的运输员,有了伤亡,马上从新组织起来,前仆后继地上运弹药,下运伤员。运输连连长年岁既大,而且有病,也还亲到阵地去指挥,并且用自己的双肩当作梯子,背靠陡坡,使抬担架的踩着他的双肩过去,好教伤员少受震动与痛苦!十四个担架一连气都从他的肩头上走过去!“我得到了光荣!营长!这不简单!原先,我不过有那么一个心愿,谁晓得真成了事实呢!”“我得到了光荣!营长!这不简单!原先,我不过有那么一个心愿,谁晓得真成了事实呢!”后记后记乔团长得意地说:“他看我象,首长们不象!”“啊——!”邵政委拍了大腿一下,“我明白了!自从十月革命起,美国大资本家所控制的报纸、杂志、电影和广播,没有一天不作反共宣传,永远把共产党员形容成最野蛮可怕的人,所以这个家伙,看见咱们的师长那么和善,就怀疑起来。乔团长,他看你象党员,你的身量和眼睛教你占了便宜!不过,你还赶不上美国电影里的牧牛童,你并不伸手就打人,无缘无故就开枪!”乔团长得意地说:“他看我象,首长们不象!”“啊——!”邵政委拍了大腿一下,“我明白了!自从十月革命起,美国大资本家所控制的报纸、杂志、电影和广播,没有一天不作反共宣传,永远把共产党员形容成最野蛮可怕的人,所以这个家伙,看见咱们的师长那么和善,就怀疑起来。乔团长,他看你象党员,你的身量和眼睛教你占了便宜!不过,你还赶不上美国电影里的牧牛童,你并不伸手就打人,无缘无故就开枪!”得到这个任务,不论是走路还是躺着休息,他总想着问题。按照党的号召,有勇无谋不算英雄啊!他得有多少汗流多少汗,有多少心血就费多少心血。光流汗而不动心思,至多只能算半个英雄!

得到这个任务,不论是走路还是躺着休息,他总想着问题。按照党的号召,有勇无谋不算英雄啊!他得有多少汗流多少汗,有多少心血就费多少心血。光流汗而不动心思,至多只能算半个英雄!来的不止坦克,还有敌兵,至少是一排。来的不止坦克,还有敌兵,至少是一排。乔团长的眼盯住了表,所有的人都眼盯着表。乔团长的大长脸上煞白,带着杀气。还有十分钟!十分钟!一切的准备,一切的心血,一切的热汗,都为了二十时零分!顺利还是困难,政治的与军事的影响,都取决于二十时零分!炮一响,没法子再收回来!他是团长,他负实际准备与指挥的责任!乔团长的眼盯住了表,所有的人都眼盯着表。乔团长的大长脸上煞白,带着杀气。还有十分钟!十分钟!一切的准备,一切的心血,一切的热汗,都为了二十时零分!顺利还是困难,政治的与军事的影响,都取决于二十时零分!炮一响,没法子再收回来!他是团长,他负实际准备与指挥的责任!廖朝闻看了看方今旺,心里已猜到八九成,规规矩矩地立在一旁,不敢再出声。廖朝闻看了看方今旺,心里已猜到八九成,规规矩矩地立在一旁,不敢再出声。

大家的脸全是黑的,只有营长的脸还没有灰土,所以容易认出来。旁边有两三位伤员,都赶紧蹭过来,抱着营长的腿。“营长!回去吧!我们负了伤,一定不下去,还去打,一定拿下二十五号来!”大家的脸全是黑的,只有营长的脸还没有灰土,所以容易认出来。旁边有两三位伤员,都赶紧蹭过来,抱着营长的腿。“营长!回去吧!我们负了伤,一定不下去,还去打,一定拿下二十五号来!”第九章第九章.

TXT小说天堂 http://www.xiaoshuotxt.net,最有文艺气息的文学网站,手机直接阅读下载请登陆http://m.xiaoshuotxt.net,所有TXT电子书手机免费下载阅读,我们提供给您的小说不求最多,但求最经典最完整TXT小说天堂 http://www.xiaoshuotxt.net,最有文艺气息的文学网站,手机直接阅读下载请登陆http://m.xiaoshuotxt.net,所有TXT电子书手机免费下载阅读,我们提供给您的小说不求最多,但求最经典最完整俘虏史诺是个将近四十岁的连上士,头顶光光的。他的个子不高,可是肚子很大,走路有些吃力——所以他不肯逃跑,而藏在小洞里。他的鼻子不很高,鼻头上红红地发着光。一对灰蓝色的眼珠常常定住,露出点傻气。俘虏史诺是个将近四十岁的连上士,头顶光光的。他的个子不高,可是肚子很大,走路有些吃力——所以他不肯逃跑,而藏在小洞里。他的鼻子不很高,鼻头上红红地发着光。一对灰蓝色的眼珠常常定住,露出点傻气。实际办法是解除顾虑最好的药。越讨论,越欢快;对,还要演习!只有亲身那么试验了,才会有把握,胜利是准备与演习的结果。实际办法是解除顾虑最好的药。越讨论,越欢快;对,还要演习!只有亲身那么试验了,才会有把握,胜利是准备与演习的结果。“告诉他,比营长要大一些。”团长笑了笑。“告诉他,比营长要大一些。”团长笑了笑。我们打起胜利的信号!我们打起胜利的信号!敌人有隐蔽,我们在地面上,空炸可以不会伤及敌人。我们的炮火还击,展开了炮战。敌人有隐蔽,我们在地面上,空炸可以不会伤及敌人。我们的炮火还击,展开了炮战。谭明超已把敌人的尸体拉开,用军毯盖好,用土掩盖了血迹。谭明超已把敌人的尸体拉开,用军毯盖好,用土掩盖了血迹。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首页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