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媳妇的逼公公鸡巴操(共8篇)

时间:2018-11-28 来源:钢铁是怎样炼成的 点击:

儿媳妇的逼公公鸡巴操(一):

阅读212段,从中可以看出作为媳妇的刘兰芝是一个怎样的人

刘兰芝(东汉末年),
安徽庐江郡人,17岁时嫁给庐江郡的
一个小官吏焦仲卿为妻.为焦母不容,
而被遣回娘家,兄逼其改嫁.
新婚之夜,兰芝投水自尽,
焦仲卿亦殉情而死.
记叙其事的《孔雀东南飞》
成为东汉乐府民歌中最杰
出的长篇叙事诗和北朝的木兰

儿媳妇的逼公公鸡巴操(二):

想知道“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出自哪里
想知道着句诗的原文,作者还有背景.

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
春波:春天的流水.惊鸿:曹植《洛神赋》:“翩若惊鸿.”用以形容美女的轻盈绰约.这里借指陆游前妻唐氏.陆游先娶唐氏,两人感情很好,但陆母不满唐氏,终逼二人离异.离异后,在一次春游中,陆游在沈园遇到唐氏,唐氏曾送酒食给陆游,陆游写下了《钗头凤》一词.
○宋·陆游《沈园二首》
其一
城上斜阳画角哀,沈园非复旧池台.
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
其二
梦断香消四十年,沈园柳老不吹绵.
此身行作稽山土,犹吊遗踪一泫然.
这两首是陆游悼念他前妻唐琬的诗.唐琬原是陆游的表妹,两人结婚后十分相爱,但是陆游的母亲很不喜欢这个儿媳妇.在封建旧礼教的压迫下,他俩终於被迫离婚.后来唐碗改嫁给赵士程,陆游也另娶了妻子.西元1155年春天,陆游到沈园去游玩,偶然遇见了唐琬,两个人都非常难过.陆游感伤地在墙上题了一首《钗头凤》词.唐琬受不了这种刺激,回去后不久便死掉了.1199年,陆游已经七十五岁,又来到沈园,想起旧事,写了这两首诗.
------------------------------------------------------ 陆游二十岁(绍兴十四)与唐婉结合,不料唐婉的才华横溢与陆游的亲密感情,引起了陆母的不满(女子无才便是德),在封建礼教的压制下,虽种种哀告,终归走到了"执手相看泪眼"的地步,孰料,缘深情浅的这一对恋人竟在绍兴二十年,与城南禹迹寺的沈园意外邂逅,陆游"怅然久之",于沈园内壁上题一首《钗头凤》,沧然而别.唐婉读此词后,和其词,不久即郁闷愁怨而死.此后,陆游北上抗金,又转川蜀任职,几十年的风雨生涯,依然无法排遣诗人心中的眷恋,在他六十七岁的时候,重游沈园,看到当年题《钗头凤》的半面破壁,事隔四十年字迹虽然已经模糊,他还是泪落沾襟,写一首诗以记此事,诗中小序曰:"禹迹寺南有沈氏小园,四十年前尝题小阕壁间,偶复一到,而园主已三易其主,读之怅然",在诗中哀悼唐婉:"泉路凭谁说断肠 断云幽梦事茫茫."后陆游七十五岁,住在沈园的附近,"每入城,必登寺眺望,不能胜情",写下绝句《沈园》:"梦断香消四十年,沈园柳老不吹绵,此身行作稽山土,犹吊遗踪一泫然",就在陆游去世的前一年,他还在写诗怀念:"沈家园裏花如锦,半是当年识放翁,也信美人终作土,不堪幽梦太匆匆!"这是一种深挚无告,令人窒息的爱情,能在死后四十年裏仍然不断被人真心悼念,真是一种幸福了

儿媳妇的逼公公鸡巴操(三):

春 阅读题
小草偷偷地从土里钻出来,嫩嫩的,绿绿的.园子里,田野里,瞧去,一大片一大片满是的.坐着,躺着,打两个滚,踢几脚球,赛几趟跑,捉几回迷藏.风轻悄悄的,草软绵绵的.
桃树、杏树、梨树,你不让我,我不让你,都开满了花赶趟儿.红的像火,粉的像霞,白的像雪.花里带着甜味儿;闭了眼,树上仿佛已经满是桃儿、杏儿、梨儿.花下成千成百的蜜蜂嗡嗡地闹着,大小的蝴蝶飞来飞去.野花遍地是:杂样儿,有名字的,没名字的,散在草丛里,像眼睛,像星星,还眨呀眨的.
“吹面不寒杨柳风”,不错的,像母亲的手抚摸着你.风里带来些新翻的泥土的气息,混着青草味儿,还有各种花的香,都在微微润湿的空气里酝酿.鸟儿将巢安在繁花嫩叶当中,高兴起来了,呼朋引伴地卖弄清脆的喉咙,唱出宛转的曲子,跟轻风流水应和着.牛背上牧童的短笛,这时候也成天嘹亮地响着.
雨是最寻常的,一下就是三两天.可别恼.看,像牛毛,像花针,像细丝,密密地斜织着,人家屋顶上全笼着一层薄烟,树叶儿却绿得发亮,小草也青得逼你的眼.傍晚时候,上灯了,一点点黄晕的光,烘托出一片安静而和平的夜.在乡下,小路上,石桥边,有撑起伞慢慢走着的人;地里还有工作的农民,披着蓑戴着笠.他们的房屋,稀稀疏疏的,在雨里静默着.
第一自然段中,(孩子们坐着、躺着、打两个滚、踢几脚球、赛几趟跑、捉几回迷藏.)描写了孩子们在草地上嬉戏时天真活泼的样子,作者写这句话的目的是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闭了眼,树上仿佛已经满是桃儿、杏儿、梨儿.含义是什么
1.树上结满了桃儿、杏儿、梨儿,果实累累,令人陶醉
2.闭眼想象眼前的景象,累累的果实与往年一样.
3.陶醉于眼前的繁华春景,心驰神往,坚信未来一定果实累累.
4.闭眼想象往年的丰收景象,累累果实怎叫人不陶醉?
第三自然段中,那句话是从触觉的角度描写春风的?这样写出了春风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的特点.
第四自然段中(看,像牛毛,像花针,像细丝,密密地斜织着,人家屋顶上全笼着一层薄烟.),运用了_______、_______的修辞手法,写出了春雨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的特点.
本文作者运用生动的语言、优美的文字,从四个侧面描绘了春天的美丽,抒发了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的思想感情.
【儿媳妇的逼公公鸡巴操】

第一自然段中,(孩子们坐着、躺着、打两个滚、踢几脚球、赛几趟跑、捉几回迷藏.)描写了孩子们在草地上嬉戏时天真活泼的样子,作者写这句话的目的是__写出了小草生气勃勃,不受约束.___
闭了眼,树上仿佛已经满是桃儿、杏儿、梨儿.含义是什么 (3)
1.树上结满了桃儿、杏儿、梨儿,果实累累,令人陶醉
2.闭眼想象眼前的景象,累累的果实与往年一样.
3.陶醉于眼前的繁华春景,心驰神往,坚信未来一定果实累累.
4.闭眼想象往年的丰收景象,累累果实怎叫人不陶醉?
第三自然段中,“吹面不寒杨柳风”,不错的,像母亲的手抚摸着你.这句话是从触觉的角度描写春风的.这样写出了春风___温柔__的特点.
第四自然段中(看,像牛毛,像花针,像细丝,密密地斜织着,人家屋顶上全笼着一层薄烟.),运用了__拟人___、__比喻___的修辞手法,写出了春雨__细而密___的特点.
本文作者运用生动的语言、优美的文字,从四个侧面描绘了春天的美丽,抒发了__作者对春天的喜爱和赞美______的思想感情.

儿媳妇的逼公公鸡巴操(四):

根据《草船借箭》里的人物写一篇习作

次日,(周瑜)聚众将于帐下,教请孔明议事.孔明欣然而至.坐定,瑜问孔明曰:“即日将与曹军交战,水路交兵,当以何兵器为先?”孔明曰:“大江之上,以弓箭为先.”瑜曰:“先生之言,甚合愚意.但今军中正缺箭用,敢烦先生监造十万枝箭,以为应敌之具.此系公事,先生幸勿推却.”孔明曰:“都督见委,自当效劳.敢问十万枝箭,何时要用?”瑜曰:“十日之内,可完办否?”孔明曰:“操军即日将至,若候十日,必误大事.”瑜曰:“先生料几日可完办?”孔明曰:“只消三日,便可拜纳十万枝箭.”瑜曰:“军中无戏言.”孔明曰:“怎敢戏都督!愿纳军令状:三日不办,甘当重罚.”瑜大喜,唤军政司当面取了文书,置酒相待曰:“待军事毕后,自有酬劳.”孔明曰:“今日已不及,来日造起.至第三日,可差五百小军到江边搬箭.”饮了数杯,辞去.鲁肃曰:“此人莫非诈乎?”瑜曰:“他自送死,非我逼他.今明白对众要了文书,他便两胁生翅,也飞不去.我只分付军匠人等,教他故意迟延,凡应用物件,都不与齐备.如此,必然误了日期.那时定罪,有何理说?公今可去探他虚实,却来回报.” 肃领命来见孔明.孔明曰:“吾曾告子敬,休对公瑾说,他必要害我.不想子敬不肯为我隐讳,今日果然又弄出事来.三日内如何造得十万箭?子敬只得救我!”肃曰:“公自取其祸,我如何救得你?”孔明曰:“望子敬借我二十只船,每船要军士三十人,船上皆用青布为幔,各束草千余个,分布两边.吾别有妙用.第三日包管有十万枝箭.只不可又教公瑾得知,若彼知之,吾计败矣.”肃允诺,却不解其意,回报周瑜,果然不提起借船之事,只言:“孔明并不用箭竹、翎毛、胶漆等物,自有道理.”瑜大疑曰:“且看他三日后如何回覆我!” 却说鲁肃私自拨轻快船二十只,各船三十余人,并布幔束草等物,尽皆齐备,候孔明调用.第一日却不见孔明动静;第二日亦只不动.至第三日四更时分,孔明密请鲁肃到船中.肃问曰:“公召我来何意?”孔明曰:“特请子敬同往取箭.”肃曰:“何处去取?”孔明曰:“子敬休问,前去便见.”遂命将二十只船,用长索相连,径望北岸进发.是夜大雾漫天,长江之中,雾气更甚,对面不相见.孔明促舟前进,果然是好大雾!(原文此处有《大雾垂江赋》,略) 当夜五更时候,船已近曹操水寨.孔明教把船只头西尾东,一带摆开,就船上擂鼓呐喊.鲁肃惊曰:“倘曹兵齐出,如之奈何?”孔明笑曰:“吾料曹操于重雾中必不敢出.吾等只顾酌酒取乐,待雾散便回.却说曹寨中,听得擂鼓呐喊,毛玠、于禁二人慌忙飞报曹操.操传令曰:“重雾迷江,彼军忽至,必有埋伏,切不可轻动.可拨水军弓弩手乱箭射之.”又差人往旱寨内唤张辽、徐晃各带弓弩军三千,火速到江边助射.比及号令到来,毛玠、于禁怕南军抢入水寨,已差弓弩手在寨前放箭;少顷,旱寨内弓弩手亦到,约一万余人,尽皆向江中放箭:箭如雨发.孔明教把船吊回,头东尾西,逼近水寨受箭,一面擂鼓呐喊.待至日高雾散,孔明令收船急回.二十只船两边束草上,排满箭枝.孔明令各船上军士齐声叫曰:“谢丞相箭!”比及曹军寨内报知曹操时,这里船轻水急,已放回二十余里,追之不及.曹操懊悔不已.却说孔明回船谓鲁肃曰:“每船上箭约五六千矣.不费江东半分之力,已得十万余箭.明日即将来射曹军,却不甚便!”肃曰:“先生真神人也!何以知今日如此大雾?”孔明曰:“为将而不通天文,不识地利,不知奇门,不晓阴阳,不看阵图,不明兵势,是庸才也.亮于三日前已算定今日有大雾,因此敢任三日之限.公瑾教我十日完办,工匠料物,都不应手,将这一件风流罪过,明白要杀我.我命系于天,公瑾焉能害我哉!”鲁肃拜服.船到岸时,周瑜已差五百军在江边等候搬箭.孔明教于船上取之,可得十余万枝,都搬入中军帐交纳.鲁肃人见周瑜,备说孔明取箭之事.瑜大惊,慨然叹曰:“孔明神机妙算,吾不如也!”后人有诗赞曰:“一天浓雾满长江,远近难分水渺茫.骤雨飞蝗来战舰,孔明今日伏周郎.” 少顷,孔明入寨见周瑜.瑜下帐迎之,称羡曰:“先生神算,使人敬服.”孔明曰:“诡谲小计,何足为奇.”

儿媳妇的逼公公鸡巴操(五):

根据石壕吏,想象官吏与妇人的对话
差吏:
老妇:
差吏:
老妇:
差吏:
老妇:
按上面的填空
暮投石壕村,有吏夜捉人.老翁逾墙走,老妇出门看.
吏呼一何怒!妇啼一何苦!听妇前致词:三男邺城戍.
一男附书至,二男新战死.存者且偷生,死者长已矣!
室中更无人,惟有乳下孙.有孙母未去,出入无完裙.
老妪力虽衰,请从吏夜归,急应河阳役,犹得备晨炊.
夜久语声绝,如闻泣幽咽.天明登前途,独与老翁别
【儿媳妇的逼公公鸡巴操】

差吏:屋里的人全给我出来,站到院子里来!
老妇:官爷!这么晚了,不知有何公干?
差吏:家里就你这么一个老婆子吗?你家的男人们呢?快叫他们出来!
老妇:我三个儿子都服役去参加围困邺城之战.其中一个儿子托人捎了信回来说,其中两个儿子已经战死了.活着的人暂且偷生,死的人永远逝去.家中再也没有什么人丁了,只有个吃乳的小孙子.因为有小孙子,所以儿媳妇没有离开这个家,但进进出出没有一条完好的裙子,所以不方便出来,忘官爷见谅!
差吏:晦气!既然你家没有了男丁,那叫你儿媳妇出来,好歹让我应付了差使,免得耽误了徭役期限.
老妇:孩子还小离不得娘啊.老妇我虽然身体衰弱,请允许我跟丛您夜归.赶紧应付河阳需要的劳役,现在还赶得上做早炊.【儿媳妇的逼公公鸡巴操】

儿媳妇的逼公公鸡巴操(六):

把下面的句子译成现代汉语。 (16分)
小题1:荆州之民附操者,逼兵势耳,非心服也。(3分 )
小题2:因人之力而敝之,不仁。(3分 )
小题3:越国以鄙远,君知其难也,焉用亡郑以陪邻?(3分)
小题4:此所谓“强弩之末势不能穿鲁缟”者也,故兵法忌之,曰“必蹶上将军”。(4分)
小题5:会事发觉,汉下诏捕赵王及群臣反者。(3分)



小题1:归顺曹操的荆州民众,是被曹强大的军队所逼,不是心甘情愿的。

小题2:因人之力而敝之,不仁。(3分 )

小题3:越国以鄙远,君知其难也,焉用亡郑以陪邻?(3分)

小题4:此所谓“强弩之末势不能穿鲁缟”者也,故兵法忌之,曰“必蹶上将军”。(4分)

小题5:恰逢事情被发觉,汉下诏书抓捕赵王及谋反的众臣(3分)




儿媳妇的逼公公鸡巴操(七):

《草船借箭》这篇课文以“借”为主线,先写了借箭的起因(:);再写了借箭的经过:( ) ;最后写了借箭的结果:( ) .
不会的就不要回答 最好能稍稍长一点 用三句话行吗?

起因:周瑜妒忌诸葛亮的才干.周瑜以公事为由,要诸葛亮在十天内造好十万支箭,以此陷害他.
经过:诸葛亮用妙计向曹操“借箭”.
结果:箭如期交付周瑜,周瑜自叹不如.

【儿媳妇的逼公公鸡巴操】

儿媳妇的逼公公鸡巴操(八):

幻世(八)转载 作文

“哎呀……草儿,你怎么了?摔到了吗?”绝望中,耳边忽然听见了殷切的话语——那样明快无忧的语气,内底里洋溢着掩饰不住的幸福——是阿绣,那个幸福的阿绣。将要成为二少奶奶的阿绣。将来要成为鼎剑阁女主人的阿绣。她刚从兰剑室出来,看见好友正从地上站起,不由得关切的跑了过来,扶着她,进自己的房间休息。装饰的华丽非凡的房间,贴着喜字,描龙纹凤。今夜要出嫁的新娘。幸福的女子。“我去给你找点跌打药……”支开了喜娘,阿绣自顾自的和好友无拘无束的说笑,转过了头去——今夜,二公子要成亲了,而少主却要死吗?!不知为何,眼睛游移着,最后竟然落在壁上那把熟悉的冰雪切上——“草儿你看看,这个药行不——”穿着大红嫁衣的女子,高高兴兴的拿着翻出来的药瓶回头,耳边却听见“铮”的一声清音,那把截冰断雪的利剑已经架在了她颈上!“草儿你做什么?你疯了吗?!”被好友眼睛里奇异的光芒吓住,新娘颤声问。“不要乱动,不要乱动!不然我杀了你!阿绣。”幽草的脸,苍白如死,眼睛里有类似于疯狂的光芒,声音颤抖着,手也微微发抖,利刃再阿绣雪白的脖子上蹭出一道血痕来。喜娘们闻声进来,看见这一幕,无不惊声尖叫。拉着阿绣,幽草退到了墙角,冷静之极的道:“去和老爷说,要他立刻带我去放少主出来!——不然我杀了二少奶奶!快去!”平静的鼎剑阁里陡然沸腾了起来,大批的家臣和下属,仿佛从不知哪里的地下冒出一般,匆匆而来,布满了充满喜庆气氛的阁内。连诸位从中原各地赶来“天!怎么了?出什么事了!”“你知道那个叫幽草的丫鬟吧?对对,就是服侍疯了的大公子的——据说,她今天忽然也发疯了,劫持了二少奶奶!”“老天……阿绣,本来还是她的手帕交啊!”“所以说,她是疯了。”“是啊……我看八成是她本来跟着大少爷,就是窥探鼎剑阁女主人的位置——现在大少爷疯了她如意算盘落了空,才丧心病狂的嫉妒起要出阁的阿绣!”“就是就是!昔日的朋友忽然成了少奶奶,她自己还是个丫头,那还不气死她了。”“唉唉……说起来,以前那个丫头,还是个安静乖巧的人呢。”“看来,是跟了大公子那么久,她也疯了。”几个阁里的侍女,慌乱的聚在一起,在变乱来临的时候,仍然不忘在一起嚼舌根。“快,阁主吩咐,将邀月楼包围起来!不要让那两个人逃出去了!”忽然,又有一群鼎剑阁下属的江湖人士冲了过来,侍女们连忙退避,看着那些杀气腾腾的武林人马冲了过去,犹自心惊——“哎呀,老阁主还是放了大公子出来了?”“那当然了……毕竟二少奶奶在人家手里啊!今天又是成亲的日子,在天下英雄面前,老爷如果不顾儿媳妇死活,那也说不过去。先把人换回来再说别的啊。”“而且,就算放他出来了,阁里那么多人,又来了这么多武林高手,难道还拦不住一个疯了的大公子?”“邀月楼……邀月楼。他还真是会挑地方阿——那里的底楼,供奉着谢家祖宗的牌位吧?这一来,老爷又要投鼠忌器了。”“所以说,疯子也有疯子的聪明呢。”“唰!”凛冽的剑气逼得所有人都不禁倒退了半步!雪亮的剑光一闪,地上的青石被一剑划为两半——“敢越此线一步者死!”面对着熊熊的火把和大群的武林人,白衣披发的年轻公子,恍如妖鬼一般的提剑而立,目光烈烈如火,然而表情冷漠如冰,看的所有人都不禁心中一冷。脚步,是不知不觉停住的,在那条线凄厉的弧线面前。面对着传说中的剑妖公子,鼎剑阁少主,即使是武林成名人物,每个人都迟疑了——生怕这一步跨过,便是生死殊途!而白衣的谢家大公子少渊,就这样冷冷看了众人,看了父亲一眼,对身边青衣的侍女道:“幽草,我们进去。”“阁主,怎么办?”琴剑两位护法,有些为难的看着主人。看了看周围的人,谢青云的脸上有痛心疾首的表情,摇头,叹息:“没想到,真的没想到啊!——渊儿一发疯,会变成这样。本来今天是卿儿的大好日子,结果……”他重重叹息,最后抱歉似的对众人道:“大家也不用担心,这件事是谢家的事,老夫自然会处理好……唉唉。只是,渊儿武功太高,如果生擒,恐怕几乎反而要被他所杀。——如果情况危机,少不得,老夫是要大义灭亲了。”“谢阁主说得对,壮士断腕,只是痛在一时。如果将来令公子又逃到江湖上,不知道会滥杀多少无辜!我家天岚也不是泛泛之辈,依然不是这个疯子的对手,其他可想!”大声赞同的,是洛阳方家的老夫人。两位武林首领人物已经点头,周围应和的人便多了起来,一时间,大部分人已经达成了一个共识:即哪怕杀掉谢家少主,也不让这个疯子逃脱!“各位,这个邀月楼里没有食物饮水,我看他有伤在身,也坚持不了多久——我们不如避其锋芒,将其困在里面几日,待他病弱之际再一举攻入,如何?”虽然里面是自己的儿子,作为“父亲”的计算,却一样冷酷无情。“阿弥陀佛……善哉善哉。”在人群后面,忽然有佛号低低传来。“少林空性大师?”陡然间,一直镇定的鼎剑阁主人,脸色也变了。邀月楼的第四层。也许怕外面的人知道里面的动静,他没有点灯。黑暗里,幽草侍立在一边,听到沉香木浴桶中时断时续的水声。少主是个有洁癖的人……在这样大敌环顾的险恶中,首先想到的,还是沐浴更衣。今天是元宵节,满月如镜,光华灿烂。天上的光辉映着地上的灯光。元夜时,花市灯如昼,月上柳梢,人约黄昏。在两条街以外的集市上,人山人海,正兴高采烈地观赏着花灯,燃放着焰火。。“幽草。”在她出神地看着窗外的时候,忽然听见“哗啦”的水声,似乎是少主已经沐浴完毕,从水中站起,唤她。她连忙抖开寝衣,从背后给他披上。他的肌肤潮湿而冰冷,肩背处,因为被穿过铁链的缘故,溃烂的不成样子,触目惊心。她咬了咬牙,撕下衣襟,为他包扎肩上的伤。“真是没想到……你也会做这么疯的事情。”站在黑暗里的人,忽然低低笑了,说,声音里带着微微的暖意和奇异的笑意,忽然,有些落寞的说,“其实,你大可不必管我的。没人当你是疯子。”“少主,不要这样说——是我害了你。”替他从肩头披上衣服,她的声音也有些颤抖。黑暗中,那个人猛然回身,用力抱住了她。他的怀抱冰冷而潮湿,然而,仿佛却是一个让人坠落其中就不愿意醒来的噩梦。“不要叫我少主!叫我少渊!”耳边,听见他说。她全身都在微微颤抖,不知道是梦还是真,许久,才轻轻应了一声:“少……少渊?”“幽草。”那个声音微笑着,抱紧了她,低下头,埋首于她发间,闻着隐约的白梅香气,许久许久,轻轻道:“如今,在这个世上,我只有你,你也只有我了——别的人,他们都是想把我们逼疯!他们才是一群疯子!”她忽然微微笑了,带着从未有过的轻松和欣悦,伸出手,抱住了这个黑暗中的影子和声音——既然如此,那么,就一起在黑夜里沉沦吧。黑夜里,邀月楼的角落里,那个恍惚浮现的白衣女孩又对着她笑,她却第一次对着那个小女孩笑了:姐姐,原谅我爱上了这个人……她想要微笑,然而,心口忽然有撕裂般的剧痛!在没有反应过来以前,她已经叫出了声,捂住心口在他怀里弯下了腰。忽然记起了什么,幽草的脸色忽然雪白。“你怎么了?”抱住她,他急切的问。她无语。“哈哈……渊儿,有听过‘紫心蛊’吗?”楼下,那个慈爱的长者声音缓缓传来,一字一字,清晰入耳,“你如过不想身边这个丫头死的话,就给我放下剑,乖乖回到雪狱里去!”“不然,我会让你亲眼看着她死的有多惨!”幽草觉得抱着她的那双手忽然僵硬,她连忙抬头,努力微笑:“不要相信那个老狐狸的话!……哪里有什么紫心蛊,完全是捏造来骗你的。少渊,不要上他的当!”“如果再被关到那里去你会死的!——你也知道那老家伙,有多狡猾。”“是吗?……”有些迟疑的,他皱了皱眉,看向她。她看着他苍白清俊的脸,微微皱着的眉头,忽然忍不住抬手,轻轻展开他眉间的皱痕,叹气:“不要总是皱眉头,要多笑笑才是……你看,皱痕都那么深了。”从来没有人对他说过那样的话,所以,那一刹间,他居然楞在了那里。“来,我们出去看烟花吧!”看着他发怔,幽草忽然笑了起来,拉住他的手,走了出去,到外面的廊上。她的手冰冷,冷的和他一样。
不远处的集市,游人如织,喧闹声盈耳,红男绿女,双双对对。那些摆在街市当中的烟花一个个爆开。人群在焰火周围形成一个包围圈,一个个抬头仰望着辉煌灿烂的夜空,爆发出阵阵快乐的欢呼。“你看你看!”仿佛受了感染,青衣女孩突然欢跃的叫了起来,扬起头,故意不去看楼下包围的铁桶也似的武林人士,拉起他的手看向天上。邀月楼离烟火很近,仰头看时,这些美丽的花朵从天空的某一点散开,朝他们笼罩下来,就像是一场奇异的流星雨。焰火在他们身边爆炸,伴随着从天空飘落下来的灰烬,像一片片飘忽的雪花。雪是死去的雨,而这灰烬……则是烟花的尸体吧?“抱紧我,少渊。”在缤纷的光与影中,她忽然颤抖着将身子偎进了他怀里,彷佛怕冷似的央求。他心下一颤,伸手将她揽入怀中,忽然,低头吻住了她冰冷的唇。楼下,监视着的人中一阵不安。“真的是疯了。”谢青云铁青着脸,再次摧动了蛊虫。然而,高楼上的一对恋人并无反应。青衣女子的脸上,一直是幸福而醉人的微笑。许久许久,他们才恋恋不舍的分开,喘息着,看着对方,发现彼此身上、头上落满了片片灰烬。幽草伸手拂去他白衣上的灰烬,看着它化为簌簌的细屑,从手指间落下。万人仰望时刻的满天绚烂,而转瞬掬捧时却是空无一物。不再去想下一个瞬间会怎样,蓦然,她对他笑了。“少渊……好冷。你替我去找件衣服。”她咬紧了咀唇,又哆嗦了一下,哀求似的看他。他抚摩了一下她漆黑的发丝,放下手中的剑,回身从走进房间。忽然,直觉到什么似的,他蓦然回头——余光里,只看见雪亮的剑光一闪,鲜血从青衣上飞溅开来!“幽草!幽草!”近乎于疯狂的,他回身扑了过去,然而,只听见“叮”的一声,冰雪切掉落在楼面上,一袭青衣轻飘飘的,从高楼上坠了下去。风中的青色衣裾,宛如一个坠落在深渊里的迷梦,永不再醒。天空中,正有一个烟花绽放开来,五彩缤纷的,映的天空一片绚烂。他的手只抓住了空气。“少渊,我要去姐姐那里了……”“这个世上,以后再也不会有什么,能够困住你。”“幽草!幽草!”楼下围观的人群中,穿着嫁衣的女子惊呼了起来,泪流满面——她身边的新郎用了很大的力气,才制止住她要冲过去的企图。“阁主……她死了。”左琴护法看着跌落到地面的女子尸体,低声回复,声音里,忽然有压抑不住的恐惧和颤抖,“阁主——她,她死了!”“阿弥陀佛……善哉善哉。”风中,忽然有人叹息。所有人,看着由半空坠落的女子,心里都有忽然莫名而来的寒意!“哈哈哈哈哈哈!”高楼上,陡然爆发出了骇人的大笑!那样凄厉而疯狂的笑声,竟似九冥传来。“疯子!一群疯子!……哈哈哈哈,天下人负我,我杀天下人!”如果还有一个人相信我,那么我就不会疯……绚烂的烟花从天空四散而落,众人仰头观望时,忽然看见那一朵美丽的花里,有最灿烂的光芒闪现——一瞬间,漫天的烟花都为之黯然!“举世皆浊我独清,举世皆醉我独醒!哈哈哈哈!”剑光横空而气的时候,所有人都感觉到了凌厉之极的杀气,然而,那样夺目绚丽的剑光,居然让所有人在片刻之间都神为之一夺!白衣披发的瘦削年轻人,从高楼上一掠而下,仰头大笑,高歌而行,在他的眼睛里,没有愤怒,也没有喜悦,而完完全全只是——疯狂!在落到地上时,如同鬼魅般的,他伸足在琴剑两位失神的鼎剑阁护法头上一点,只听“嗑啦嗑啦”两声脆响,头颅在脚下裂开,竟被活生生踩的陷进了双肩中!周围的人,一时间竟惊得鸦雀无声。“弃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乱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烦忧!“清亮而凄厉的歌声,恍如银河天流,划落人间。在狂歌长笑中,雪亮的剑光如同风一般,直刺人群中的鼎剑阁主谢青云!“疯了……他,他真的疯了。”苍白着脸,鼎剑阁主喃喃自语。看着如闪电般逼近的人,他一时间竟然被对方的斗气和杀气完全压住,捏了剑诀,却居然来不及拔剑!“爹!”在这一瞬间,二公子忽然扑了上去,挡在了父亲面前,嘶声大呼:“大哥,你住手!”“哈哈哈哈……”御剑凌空的白衣公子仰头大笑,剑光如同流星般一掠而过,穿过少卿的胸口,刺入了后面谢青云的身上!那一剑之力连杀两人后仍是不竭,竟然逼得两人的身体往后急飞,重重撞上了邀月楼下的照壁,“夺”的一声,牢牢凌空钉在了上面!“大……哥?”剑上,少卿的身体抽搐了一下,不可思议的看着他,轻声问:“你……难道真的疯了?”他的眼睛里,忽然有些微的安然,又有些微的悲伤。“他疯了!他真的疯了!大家快把他杀了!”后面,还在挣扎的鼎剑阁主,忽然心胆俱裂的大喊,拼命当空舞动着手脚,形态可怖。“哈哈哈哈!杀了……都杀了!”看着被刺穿在剑上的父亲和弟弟,剑妖公子忽然大笑起来,诡异而疯狂,忽然,抽剑,让两个人跌落在地上,大笑着,长吟:“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浇愁愁更愁。“人生在世不称意,明朝散发弄扁舟!”长笑中,回手一剑,削掉了谢青云的半边头颅!然后,他挥剑,杀向了周围的武林人士,一时间,血色如同烟花一般,在地面上四处散开,美丽如雾。那一刹间,即使是天上的烟花,都因为地面上血花的魅惑而惊心失色。“施主住手……”在冰雪切一次次挥落时,剑妖公子忽然顿了一下。血红色的眸子里,映照出了一个站出来,挡在所有人面前的灰衣老僧。“快乐痛苦皆无住,凡所有相,皆是虚妄。昨日种种宛如昨日死,施主切不可执着于杀戮,以免堕入修罗道中。”他却只是大笑,手中的长剑,风一般的刺向合十而立的老僧。ACT-11-梵音仿佛一夜之间,武林整个天翻地覆。鼎剑阁谢家整个垮了,老阁主被杀,二公子重伤致残,而传说中疯癫的大公子,却被少林空性大师带上了嵩山。后来,又有人出来辟谣,说:那个剑妖公子,的确没有疯,而是被谢青云下了血毒做成了药人,而他本人,根本不是谢家的亲骨肉……谢老阁主的用心之毒,可以想见。说话的,是武林第一神医秋水天,他是受空性大师所托,对谢少渊的病下了诊断。真相终于大白于天下。于是,整个武林就有些叹息。说,谢青云那个老狐狸,真的不是东西。其中,说得最咬牙切齿的,却是洛阳方家的老夫人。然,那个以前被众口诬陷为疯子的剑妖公子,却真正的疯了——那一夜以后,他就彻彻底底的发狂了。不认识任何人也不和任何人说话,只是每天的喃喃自语。还好,空性大师每日的以佛经梵唱去除他内心的杀气,又请求少林方丈空闻,用佛门无上的心法易筋经,一寸寸的拔出他体内的血毒。于是,每月必杀人的剑妖,终于渐渐不再嗜血如狂。然而,他却长久的沉默下去。一年以后。“真是一个奇怪的人……你看,他每天都坐在那个塔上发呆呢。”刚刚下了场雪,起来扫雪的小沙弥中,有一个偶尔抬头,看见了西边嵩岳寺塔第十层上,那个默默静坐的白衣人影。“据师兄他们私下说,这个人,就是当年江湖中第一的剑妖公子!”旁边的沙弥接道。“啊?就是那个师祖带回来的疯子?”扫帚一顿,在雪上扫出丝丝缕缕,小沙弥惊问。“是啊……”“真是看不出……平日是个很安静的人啊,就是一个人自言自语,看上去也不像疯子。”有些惋惜的,拿扫帚小沙弥念了一声阿弥陀佛。“净心,净明!开饭了,快去啊……”廊下,有匆匆走过的师兄招呼。于是,连忙扔了扫帚,两个小沙弥忙忙的跑上去,加入了队伍,一边走,一边问:“今晚开斋,有什么好吃的没?”另一个师兄眉花眼笑:“有有有!今天,鼎剑阁谢家的主人和少奶奶来寺里烧香还愿,还带了不少素食汤团布施大家呢。”“鼎剑阁?……那不是这个寺里的疯子的家人吗?”“嘘……小声点,据说,也不是亲骨肉兄弟呢。”旁边,有人窃窃私语。“汤团……今日,是元宵了呢。”若有所思的,小沙弥抬头,看着暗下来的天空。“是啊,等一会,还可以爬到山顶上去看烟花!”同门的声音,无比雀跃。毕竟,虽然是佛门子弟,却还是孩子而已。“谢施主,令弟和弟媳,都在寺里,想见你一面。”高塔凌云,四面是飞鸟和山色,楼梯上,空性大师对塔心室里的白衣人合十,然而,仿佛没听见一般,那个白衣披发的年轻人,只是自顾自的低语,并不答话。眉头轻轻皱起,眉间的皱痕有如刀刻。“独自面壁,俯视苍生,施主至今仍然是无法看破吗?魔障,魔障……阿弥陀佛。”空性长长叹息了一声,不再说什么,转身下楼。下到山坡上,却看见一群小沙弥聚在山坡上,叫嚷着看烟花。空性不由笑了——毕竟是孩子,还对于这个尘世存在如此的好奇和热情。忽然,天空一闪,明亮的火花从山下的人家里高高升起,从天空的某一点散开,朝他们笼罩下来,宛如流星雨,缤纷而落。“哇!哇!”那一群小和尚叫了起来,拍手。空性大师笑着,笑容里却有繁华看尽后的大彻大悟和寂静,他拂了拂衣襟,准备转头走开。忽然,看见一个小沙弥脸色有些异样的,仰看着他的身后某处。“净心,有何事?”他温和的问。那个小沙弥脸色苍白,颤声道:“师祖……师祖!那个人,那个塔上的人,他在做什么?”空性蓦然回头,顺着他的手指看向十层高塔。那里,冷月如镜,飞鸟盘旋,嵩岳寺塔孤单的矗立在漫天的缤纷烟花中,绚丽浮华的烟花映着古朴的佛塔,有如幻境——塔边的挑檐上,一个白衣长发的青年临风而立,看着天空伸出手来,似乎要接住天上掉下来的花朵,又似在拉住往天上逝去的某个人……他的剪影,在冷月古塔和漫天光影中,飘然出尘,如同天外飞仙。“你看你,不要总是皱眉头呀,要多笑笑才是……你看,皱痕都那么深了。”青衣的女子,微微笑着,从虚空里伸出手,轻轻抚着他的眉头,她的手,冰冷的如同天边的雪……然而,他却笑了,对着她,伸出手去。“幽草。”他轻轻叫道。“少渊,来,我们出去看烟花吧!”她笑着,拉住他的手。“天!——大慈大悲观世音菩萨!”山坡上,那些小沙弥都惊呆了,脱口惊呼。苍茫的月色中,漫天的烟花绚烂,那一袭白衣蓦然坠落,如同一只渡尽寒塘的冷鹤,瞬间划过茫茫的夜空。然后,天际仍然空寂无边,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过。“阿弥陀佛……”对着坠落过后的夜空合十深深一礼,空性大师轻声念起了往生咒。夜幕下,唯有皓月无声,冷彻千古。那漫天烟花,竟似不知道人世疾苦,仍然做尽了妍态浮光,散做漫天星辰而落。空性大师伸手拂去僧衣上的灰烬,看着它在手指间化为细屑。那是死去的烟花。万人仰望时刻的满天绚烂,而转瞬掬捧时却是空无一物——这一切,留下的,终究只是幻影而已。

儿媳妇的逼公公鸡巴操(共8篇)

https://m.szjs-mold.net/dh/153773/

推荐访问:

扩展阅读文章

钢铁是怎样炼成的热门文章

推荐阅读文章

钢铁是怎样炼成的推荐文章

推荐内容

京ICP备15015689号

数字美文网 轻松阅读 享受快乐生活

Top